:::

社論

【社論】忠誠 使命 榮譽 信念凝聚戰志終克敵

 美國總統川普近日頒發「榮譽勳章」予前綠扁帽醫務士舒勒二世,表彰其於阿富汗戰場冒死照護同袍的英勇行為。他展現生死與共的精神,激勵同袍在抵抗為數眾多的敵軍游擊隊時,全員安全撤出。此一例證,也說明了武器系統僅是工具,左右作戰成敗之因素仍操之在人;唯有培養高優質的專業人才,並搭配高昂戰鬥意志,方能克敵制勝。

 「不拋棄袍澤」(No one left behind)向為美軍最重要之基本信條,也是美國「榮譽勳章」( Medal of Honor)主要評斷指標。榮譽勳章是美國政府向美軍頒發的最高榮銜,授予「在戰鬥中冒生命危險,於義務之外,表現出英勇無畏」的人員。何謂軍人義務?正如同我國《國防法》所示:「軍人的義務為接受嚴格訓練,恪遵法令,嚴守紀律,服從命令,確保軍事機密,並達成所交付的任務。」但何者為義務之外?即為超越人類自私自利天性,願意顧念他人,採取「己所欲,施予人」之行為,就如同父母親有義務撫養兒女長大,但當意外危難發生時,願意犧牲自我生命,換取兒女平安,需要大無畏的勇氣與大愛,若無親情之基礎,常人並不容易做到。

 舒勒二世為近年來第3位在世獲得「榮譽勳章」的美軍人員,益見獲獎之殊榮。依據美軍指揮官回憶,當天任務部隊由直升機運送至指定地點後,隨即遭受敵砲火猛烈突襲,陷入槍林彈雨險境。身為醫務士的舒勒二世展現無比勇氣,竭盡全力搶救同袍,甚至本身亦已中彈,仍奮力搶救他人,過程中不顧性命,不斷穿梭火線,亦鼓舞了同袍士氣,經過6小時浴血苦戰,該單位全員撤出。所有參戰人員認為,其英勇事蹟獲得表揚實至名歸。

 孫子兵法〈軍爭篇〉談到:「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人之耳目也,人既專一,則勇者不得獨進,怯者不得獨退,此用眾之法也」,內涵闡述部隊戰力之發揮,在於聯戰協同,其關鍵要素不僅仰賴周延縝密之協調聯絡機制,更需要各戰鬥人員傳遞生命共同體的中心信念,方得發揚決勝之統合戰力。

 電影《鋼鐵英雄》(Hacksaw Ridge)描述二戰期間沖繩戰場上的真實故事,軍醫戴斯蒙隨連隊攻占鋼鋸嶺高地,但日軍突襲迫使美軍撤退,當戴斯蒙發現許多弟兄在戰場中受傷呻吟,毅然決然返回戰場,花了1天1夜時間,在沒有任何支援的情況下,不斷躲避清掃戰場的日軍,拯救同袍,並趁敵火間隙將負傷的士兵用繩索成功垂降,即便救人時已氣力放盡,亦有隨時被日軍俘虜之可能,他還是堅持信念。當其他士兵聽聞後,當下士氣大振,隔日在戴斯蒙帶領祈禱下,所有同仁帶著同生共死信念,最終大敗日軍,戴斯蒙隨後也受頒榮譽勳章。此一案例,就是一起擁抱生命共同體信念,影響大眾戰鬥意志成功之典範。

 軍人的職責是保家衛國,從承平時期的戰略規劃與精實訓練,至作戰時大無畏之奉獻生命,都是一段複雜艱辛與犧牲奉獻的過程,也是一般人難以實踐的高尚情操。因此,軍人絕非職業,而是可自許為人生奮鬥目標的「志業」,因為志業是有理想、有目標及發自內心驅動的,並非如同職業般,只是謀生的工具,這是每位官兵必須建立的核心價值觀。

 軍人的志業必須以「忠誠度、使命感、榮譽心」為主軸,並融合體現於生命共同體的具體行為上。「忠誠」來自於對國家的忠心,進而凝聚團體向心力;「使命」來自於對任務負責的態度,為達成任務,縱使犧牲小我亦在所不辭,有成仁取義的氣節;「榮譽」則能支持軍隊強大壯盛,從追求個人榮譽至成就團體榮譽,往往造就歷史上義無反顧、戰無不勝的鐵軍。例如,美國101空降師自二戰開始,陸續參與諾曼第大登陸、市場花園作戰、越戰、第一與第二次波灣戰爭等重大戰役,秉持著光榮傳統與榮譽,每位官兵在戰場上皆奮勇殺敵,爭取團隊榮譽,每戰都能創造輝煌戰績。這也證明,在忠誠、使命與榮譽的信念驅使下,軍人必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視自我與團隊為生命共同體,相互協力追求目標,此乃軍人偉大的行為準則。

 現代國防是全民國防,絕非僅憑軍事武力而壯盛,必須營造全體國人生命共同體之觀念,才能於平時強化憂患意識,戰時發揮整體力量。名將巴頓將軍曾說:「或許戰爭需要精良的武器,可是要打贏戰爭,仰賴的是人。」強大的國防來自全體國人堅定的「生命共同體」信念,只要人人秉持愛國心、責任心與榮譽心,必能喚起敵愾心,形成沛然莫之能禦的可恃戰力,使敵人不敢輕越雷池一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