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以惡制惡 美核武新戰略直指俄「中」

 歷時3年研發,美國政府日前宣布完成B61戰術核彈最新型號Mod12設計審查,預於2020年量產。此系列空用戰術核武,自1960年代冷戰時期即開始發展,並衍生諸多改良型;但主要用於攻擊碉堡或堅固目標的鑽地型Mod11進入生產線後,即無重大核武研製計畫。這次的延壽及更新,不僅著眼於增加安全裝置、加入新型導引系統、裝設自動調整尾翼等技術層面的精進,更具政治與戰略上的重要意義。

 今年2月,美國國防部發布新版《核武態勢評估報告》,指控俄羅斯、中共與北韓,係導致當前大國關係、國際安全環境及世界核武平衡態勢惡化的三大威脅。原因在於,俄國不遵守2010年簽署的《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戰術核武數量與日俱增;中共的核武規模始終不透明,持續擴建核武的目的更是隱晦;北韓則不斷進行核武測試,成為區域穩定重大隱患。尤有甚者,俄國和中共更分別在東歐、中東及亞太地區,不斷進行軍事挑釁,毫不掩飾擴張野心,對美國及盟邦安全,構成顯著風險。

 儘管美國仍以削減核武,作為長期性任務目標,例如至今年2月,美軍已將部署的戰略核彈減少到1550枚;惟基於國際安全態勢,與核武威脅程度的變化,美方認為必須調整核武戰略,以為因應。

 就歐洲防務而言,相較美軍在歐陸存放的數百件戰術核武,俄軍已於東歐部署逾2千件同級武器。雖然美國擁有量多質精的戰略核武,但戰略性武器受限高度毀滅力所形成的「反實用性」,使美方研判,倘若俄國進犯東歐,與北約爆發衝突時,很可能因認定美軍不會以戰略核武反制,將試圖憑藉戰術核武優勢,迫使美國及北約讓步。

 尤其美軍現存核武與設計,已沿用數十年,亟待重整改造,故新版《核武態勢評估報告》一方面要求美軍,須持續發展可由巡弋飛彈或先進戰機投射的低當量戰術核武,以符合時代需求;另一方面則強調,美國仍會致力於依《核不擴散條約》原則管控核武,唯有在「極端情況」下,才會動用核武保護美國重要利益。

 事實上,自2002年首版《核武態勢評估報告》提出,至2010年第2版、今年的最新版,美國核武戰略均有其延續性;探討重點包括美軍在未來安全環境中,如何建構核武戰力、使用核武時機及打擊目標如何決定,並就核武裁減議題提出建議。

 美國新核武戰略的思維要點,除必須對潛在敵國清楚警告,切莫將啟動核武,視為行動選項,否則必遭美國嚴厲報復;另只要美國及盟邦,遭受重大災難性打擊,即使是非核武攻擊,也應受到嚇阻。至於保持何謂「極端情況」的定義模糊,則有助於確保嚇阻彈性,並提高嚇阻效力,從根本上減少潛在敵國的軍事躁進與誤判。

 固然外界對美國強化核武戰力動向有所質疑,認為將激化國際間核武軍備競賽;降低動用核武門檻,更會升高核戰危機,並將罪過歸咎於美總統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主張。但從B61-12戰術核彈長達數年的研發過程即可了解,美國調整核武戰略並非臨時起意,而是對國際安全威脅劇增的檢討。

 回顧美前總統歐巴馬執政初始,即決心尋求沒有核武的和平世界,要率領美國帶頭限縮,最終廢除全球核武。然美國已覺悟,俄國並非真正願意廢止核武,不僅無意延續裁減協定,其總統蒲亭更表示,俄國身為核武領先國家,將繼續發展核武,作為安全政策的根本。俄國以核武演習,提醒西方國家,其仍為核武大國,促使歐巴馬轉為主張美國應開展全新核武體系,包含核子工業、指戰網路與武器裝備,並推動新一波核武戰備計畫,成為新版《核武態勢評估報告》起源。

 回頭看東亞,中共也是新版《核武態勢評估報告》嚇阻的主要對象。姑不論中共僵化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原則,其在國際上主張禁止並銷毀所有核武的主張,儘管具有很高的道德理想性,使國際社會難以拒絕;但中共卻不願裁減本身的核武。在其宣稱的道德立場背後,本質是希望藉由其他核武強國的軍力裁減,平衡與中共的力量差距。誠如俄國軍事專家所指,在長年迴避下,中共的戰略打擊能力已不可小覷;更由於其中短程飛彈不受限制,在數量上早已超越任何國家,即便是對俄國,亦構成嚴重威脅。

 由此可知,美軍研判的東歐情況,同樣可能出現在東海、南海,甚至臺海。我們當然不會以發展核武,作為抗衡方式;但身為東亞國家一分子,在關心區域穩定與和平之際,亦有責任共同嚇阻任何軍事威脅蠢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