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竹園沉思

◎陳青田

 日前閱讀青報副刊〈挖筍感懷〉一文後,感觸極深。五十年前因父親好賭,外公擔心母親獨力養育九個子女生活拮据,於是從五股觀音山運送竹苗到中和山區為我們種植,老人家希望我們母子能靠賣竹筍維生。

 讀國小時外公常叮嚀我:「沒錢註冊時,拿竹筍去賣就有收入,便可以讀書」。但當時年幼,不懂外公的擔憂,每次隨母親上山都被蚊蟲叮咬,因此極度排斥上山挖竹筍。直到升學國中,才逐漸理解外公的擔憂及母親為籌措子女註冊費付出的辛勞,於是國中畢業後我選讀中正預校,就是不想再讓母親擔憂劬勞。

 隨著時光流逝,五十年的竹園早已盤根錯節,若不剷除老根培土,竹筍會苦澀,為此我向農會諮詢,專家說現今都以挖土機刨除老根,據此向母親反映,但她堅決反對刨除老根,當下認為是母親不懂現代科技又太守舊了。

 直到某日與四哥上山挖竹筍,他說:「這片竹園是外公為我們種植的,它代表著外公對母親及孫兒的關愛,若把竹園的老根刨除了,對母親而言如同剷去外公的父愛」,當下我佇立竹園,回想起幼年時外公的叮囑。今日再度上山挖竹筍,望著整片竹園,心想外公已辭世四十餘年,母親亦高齡九十四,但在她的心裡,外公的父愛永駐心頭,我怎能刨除竹園的老根?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