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學有大用

◎王漢國

 清初顏習齋目睹南宋、明末一些崇尚空談,不務實際、大亂臨頭時驚惶失措,只有以身相殉的儒士,感到深惡痛絕,乃借「無事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詩句來嘲諷百無一用的腐儒。當然,這是對「心性之學」最直接、最嚴苛的責問。

 事實上,致力於「心學」的研究者,通常最容易遭遇到的問題不外乎有三:窮畢生之力探究「心學」之道有何意義(價值說)?「心學」對一個人的為人處事或扶危濟世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功能說);「心學」為何會被視為內聖外王之學?(本質說)

 本週專欄特別針對這幾個根本問題再作進一步析論。《中庸》首章有云:「天命之為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王陽明亦有曰::「君子之學,心學也。心,性也;性,天也。」可見「心學」的基本價值,即在幫助我們成為明心見性,矜而不爭,得道多助,不憂不懼的真君子。

 尤其當我們身處價值錯亂、德風敗壞的環境,若能致力於「心學」之探究,自然是心懷坦蕩,泰而不驕;上知天命,不違其時;剛中而應,不恥下問。蓋「心學」乃是養心之學,它不但有助於我們「善察義理,證得究竟」,更能成全我們從實踐力行中去「活出生命的根本意義」。而人的一生,還有什麼比這來得更為貴重呢?

 近數十年來,國人對「心靈改革」一詞並不陌生,它曾經在臺灣各地掀起過一陣風潮,惟如今早已煙消雲散,乏人問津。蓋「心學」乃「心靈改革」之本,講「心靈改革」若無心學的涵養,意識的導正,或觀念的蛻變,一切都將落空。換言之,這也就是在「致良知」上出現了闕漏,不知所以然;甚至視良知良能為無用之物,殊不知無用之為大用也!

 至於「心學」之所以稱作內聖外王之學,一者,如王陽明所說:「心之良知是謂聖。聖人之學,惟是致此良知而已。」一個人若能經「心學」上的修持喚醒其良知,踐履其美德,便可視為聖人。再者,聖人之異於凡人無它,在於懂得不斷藉著學習來恢復自性本體(克己復禮),惟精惟一,永執厥中,故能克治自我,恪守道範,而無所殞越。

 所以說,面對當下社會的大道淪喪、人心乖離,也正是弘揚「心學」的最佳時機。誠如識者所云:「人只要願意去真實釐清生命實境,復見自性,就活在心學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