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的反芻

◎林榆珊

分手的時候,我大概說了世上最惡毒的言語,好像只有你過得落魄,我的痛苦才有了出口。

 其實你待我不薄,凡事有求必應,有盼望時便心想事成,你滿足我的予取予求,寵壞我驕縱的個性,縱放我的自由。但是分離的痛苦太深刻了,椎心之痛歷歷在目,才會讓我忘了你曾經無私付出真情。

 我以為自己的心病不會痊癒了,你像堵在我胸口的頑石,即使摒除它,我還是千瘡百孔,你是我生命拼圖的一隅,少了你我便不完整。

 經過這麼多年,時光淡化了我的疼痛,熟成了我的心智,滄桑了我的容顏,開拓了我的視野,沉澱了我的愛恨,對於當時年輕不成熟的憎恨突然有了領悟;我可以諒解你當年的決定,也懂得釋放失戀的苦楚,再回想時已經不痛了,理性像是掩埋多年的果實,發芽了,也開出了花。

 我記起你的好,想起你為初戀的付出,回想過往,苦澀中沁出一絲甜蜜。即使不會再見面,我仍然感激被深愛過的你,感謝你陪我走過一段人生旅程。就讓過去的記憶都隨著時光淡去,但願你愛的人都陪在身邊,真誠祝你幸福美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