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帶路式掠奪 染指區域頻反撲

 中共駐巴基斯坦大城喀拉蚩總領事館,日前遭遇恐怖攻擊,造成2名駐衛警與3名恐怖分子喪生。長年被巴國政府視為大敵的分離主義團體「俾路支解放軍」隨後公開承認犯行,指稱係為抗議中共剝削當地資源而犯案。國際媒體則直指,此與中共「一帶一路」戰略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有直接關聯。

 近年隨中共擴大對巴國基礎建設投資,中國大陸「國有」企業與相關人士在巴國的影響力日益擴大;中共高調宣揚的「一帶一路」計畫,則屢屢成為巴國地方恐怖組織的攻擊目標,去年即有陸籍基督教傳教士在俾路支省遭綁架撕票。今年以來,先是陸籍航運主管在喀拉蚩遭射殺,不久又有3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陸籍工程師遭炸彈攻擊受傷。

 無論如何,我們絕對譴責恐怖主義暴行,不僅因為恐攻行動可能造成無辜民眾受害,更在於暴力行為只會激起更多仇恨,卻無助於問題解決。然形成激進行動的原因,則值得我們了解與探討。

 以喀拉蚩所在的俾路支省而言,其位於巴國西部、阿富汗及伊朗之間,與阿拉伯國家隔海相望,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歷史上即為兵家必爭之地。一方面,俾省地廣人稀,儘管蘊藏豐富天然氣、煤礦、銅礦與金礦,卻始終是巴國最貧窮落後的地區;另一方面,俾路支人有其獨特語言及文化,卻因分離主義問題長年與巴國政府存在政治矛盾與武裝衝突,在近20年的反恐戰爭中,當地不僅出現如「俾路支解放軍」等分離主義武裝團體,也成為塔利班組織、虔誠軍、自由軍等各方勢力鬥爭的紛爭區域;而中共亟欲染指的著名戰略要港瓜達爾,也位於此地。

 巴基斯坦是中共在南亞最親密的盟友,中共自2014年開始在巴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計畫的「中巴經濟走廊」後,即對巴國投入數百億美元巨額金援,興建包括公路、鐵路、油氣能源、光纖通訊、農業及海港等綜合基礎設施工程;然而,巴國尚未因此獲利,卻已換來債務風險遽增、外匯存底大減的代價,經濟上更加依賴中共。

 尤有甚者,中共在俾省開採礦產,不僅未讓當地人民共享利益,所帶來的社會與環境問題,更加重當地人民的被剝削感。「俾路支解放軍」聲明指出:「我們認為中共是壓迫者,因為中共支持巴國政府在俾路支殖民,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少數民族,經濟走廊計畫根本是帝國主義行徑,我們絕不容許中共因為開礦而侵占我們的家園」,凸顯中共「帶路」掏金熱的光鮮背後,不知存在多少當地族群的辛酸血淚。

 即使中共沒有擴張領土的企圖,但所謂「一帶一路」計畫,卻是以地緣戰略考量為最主要出發點,不僅微妙影響各區域、乃至於國際政治勢力的平衡,加劇原本就存在於當地的複雜情勢。事實證明,中共在這些開發中國家的建設,根本不是為了「扶貧助困」,而是著眼於本身龐大且無止境的利益需求,不斷剝奪地方資源,令當地人民忍無可忍,才會以激進手段表達訴求。

 就算不談「債務外交」與地緣政治,舉中共於印尼推動的北蘇門答臘水力發電水壩開發案為例,中共砸下16億美元貸款給印尼政府,讓曾建造三峽大壩的大陸「國營」企業獲得這項計畫的設計與施工合約。而這項工程將淹沒當地極度瀕危的「塔巴努里猩猩」唯一核心棲地,附設道路和高壓電網亦會危害蘇門答臘虎、黑手長臂猿、合趾猿的生存空間,中共對此視而不見;生態學家則表示,這可讓世人了解「一帶一路」聲勢浩大的7千多個建設項目,正在敲響大自然的喪鐘。

 過去在國際政治史上,有利用殖民地生產貨品進行貿易,以富裕母國的「舊帝國主義」;也有以國際貿易與工業技術為基礎,從殖民地取得天然資源,運往母國加工後,再傾銷回他處或殖民地的「新帝國主義」。現在,中共利用開發中國家欠缺資金與技術,卻擁有豐富天然物資的特性,以投資為名搾取資源,採取「掠奪式合作」方式,一者壯大自己的企業,更使合作國家淪為附庸;只顧擴張自己的全球性影響力,全然不管對各族群生活、生態環境的衝擊,儼然成為新型的「紅色帝國主義」。

 此次事件,中共派外人員其實也是「帶路」失道的受害者。但只要中共以發展「一帶一路」為名義,實行經濟殖民與資源掠奪的舉動不停止,這些被剝削人民的反彈就不會消失,亦是國際社會對「紅色帝國主義」反撲的警訊。我們不希望見到類似恐攻事件再度發生,但這需要中共早日收斂與醒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