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政軍兵推 肆應混合型戰爭威脅

 《愛爾蘭時報》近日報導,歐盟28個會員國的軍事與外交官員不久前於布魯塞爾「聯合危機中心」進行政軍兵推,針對包含多個歐洲國家首都遭受網路攻擊、關鍵基礎設施癱瘓、俄國戰機騷擾波羅的海三小國機場、倫敦發生「本土型恐怖攻擊」等高強度「混合型戰爭」想定實施推演。顯示近年來此種結合傳統與非傳統戰爭手段的戰爭形態,已被歐盟列為重要威脅。

 這項由歐盟與北約組織共同舉行的兵推,係由歐盟對外行動署(EEAS)負責想定設計,納編各會員國外交與安全政策部門共同參與。旨在考驗各會員國面對混合型戰爭攻擊時,立即應變與損害管控能力。想定內容涵蓋能源、網路、公衛、海事、領務、共同安全、防衛政策及戰略溝通等。歐盟當局對推演細部內容保密到家,顯見其機敏性。

 事實上,該項兵推所設計的狀況,早已真實發生在歐洲大陸。遠從愛沙尼亞和喬治亞網路攻擊事件、俄羅斯染指克里米亞半島與烏東叛亂,乃至倫敦與巴黎恐怖攻擊事件,充分證明不僅某些國家會運用「代理行為者」發動「混合型戰爭」,連「蓋達」等極端主義非國家行為者也具有類似能力。然而,多重「混合型戰爭」事件同時發生,造成之破壞力與影響層面,絕非單一事件所能比擬。

 「混合型戰爭」與傳統戰爭形態截然不同,具有強烈之政治目的和動機,意在動搖目標國家之民心士氣和社會秩序。因此,即便在未訴諸武力手段之下,戰爭行為仍會悄然進行。以烏克蘭危機為例,在俄軍派遣特戰部隊進入克里米亞前,各種網路滲透、媒體操弄、謠言散播、扭曲消息等非武力行為早已全面展開。在烏克蘭情勢動盪之際,克里姆林宮進一步以切斷天然氣供應及其他經濟戰手段,讓烏國民心士氣和政治領導動蕩不安,最後再訴諸軍事滲透手段。

 單一「混合型戰爭」案例即已造成烏克蘭族群分裂、社會失序,若是多個類似狀況同時發生,產生之複合效應將更為驚人。如同日本「三一一複合災難」,地震、海嘯與核災分別發生,還不至於造成數萬人死傷的慘劇,但因三大災難同時發生,後果自然超乎想像。歐盟與北約正是考量俄羅斯與其他極端團體很可能採取多重「混合型戰爭」攻勢,才會事先進行兵推,以研擬有效應變制變作法。

 在遭遇多重「混合型戰爭」攻擊時,堅實的全民防衛體系與軍民協同網絡是有效確保社會秩序的必要條件。日本正是因為社會組織與全民防衛體系健全,方能在遭受重災襲擊後仍能維持一定秩序,並迅速進行災後復原,這點在對抗混合型戰爭時同樣適用。因為此種戰爭模式首要目標即在於「人心」,若能鞏固全民團結意識,即可降低其攻擊效果。

 面對中共強大武力威脅,我國過去數十年來已建立完整之全民防衛戰力動員體系。然由於威脅形態不斷改變,政府亦持續就法規、計畫、組織、執行作法等方面採取各種精進作為。不僅針對既有「全民防衛動員戰力協調會報」體系進行調整,落實國軍與縣市政府、警、消、民防機關之「萬安」、「民安」等演習,更針對各種災害狀況與敵人攻擊狀況設計擬真想定,以磨練並提升應變能力。

 不僅如此,國安層級的「政軍兵推」在近年歷次推演中除強化跨部會協調整合能力,想定亦朝向國家遭受天災襲擊與敵人軍事及非軍事攻擊等複合型威脅設計,有效提升政府部會與國軍應變規劃及能力。另針對「混合型戰爭」中最常採取之網路滲透、假消息傳播等,結合行政院資安會報至國防部政戰會報等多重管道,研擬網路防護手段與及時澄清作法。

 藉由持續精進想定設計與兵推複雜度,確實有助提升國軍與政府有關部會對抗敵人各種不對稱攻擊之能力。但從歐盟與北約不斷擴大反制「混合型戰爭」威脅合作層級與範圍,可知建立跨國合作關係在對抗此種威脅的重要性。尤其在情資分享與威脅徵候研析上,更非靠一國之力所能竟全功,我國仍應積極與友盟國家建立合作管道,方可建立完整之反不對稱作戰體系。

 綜言之,「多算勝、少算不勝」。中共過去20餘年的軍事擴張與現代化作為,已使臺海軍事平衡嚴重傾斜。近年來更運用「三戰」及經濟、外交等其他非武力戰形式,不斷對我社會及民眾進行滲透,甚至利用「假消息」等手段影響臺灣民心士氣。對於此種快速變化之威脅形態,政府與國軍應不斷因應調適,汲取他國經驗,發展更多元之應變作為與兵推作法,方可有效降低敵人「混合型戰爭」手段效果,確保社會安定及國家安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