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落實國防自主 維護臺海穩定

  蔡英文總統日前主持年度將官晉升典禮時特別提及,面臨新形態的國家安全威脅,國軍須以務實創新的態度,強化整體國防實力,同時戮力推動國防自主,以建設重層嚇阻之可恃戰力。唯有堅定推動國防自主能量,才能使軍隊武器裝備的來源不受制於他國,亦能協助相關產業整合與升級,帶動大環境經濟成長,使軍事專才轉型成為社會重要資產,精進國家整體競爭力。

 事實上,國防自主始終都是我國防政策重要方針,研發範疇橫跨陸海空三軍通用與專用武器。例如,已完成的T-91戰鬥步槍、CM-32/33雲豹八輪甲車、F-CK-1經國號戰機、沱江級匿蹤巡邏艦、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及天弓地對空飛彈等武器,科技水準皆達國際武器大廠研發指標,吸引許多國家前來洽談供售與合作開發意願,對外打開我國國防產業知名度,使臺灣進入世界先進武器開發國家行列。

 當前國防部依「國防科技規劃」,將自主研發能量聚焦於「航太」、「船艦」及「資安」三方面,在「國機國造」與「國艦國造」政策推動下,國防產業已進入高峰期,中科院預計明年營運規模將達500億元,未來每年科研案預算編列也以國防預算3%為基準、達到100億以上;另一方面,民間連帶產業效益,預估明年達340億以上,同時創造近萬人就業機會。推動國防自主,不僅使國軍重新掌握建軍備戰主導權,解決武器汰舊換新與消失性問題。更透過國防自主,帶動國內軍工產業群聚與升級,成為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

 國防自主的中心概念,在建立完全掌控於己的科技發展能力,也是掌握關鍵技術開發、藍圖設計、生產製造與後勤支援等領域,使武器裝備發展由自身主導。在發展策略與作法方面,首先必須「掌握前瞻科技發展趨勢」,廣泛蒐集世界科技發展趨勢,藉尖端科技提升武器系統性能,創造戰場應用優勢;其次為「結合聯合作戰需求」,使武器裝備籌購滿足「打的需求」,研發主軸亦結合聯合作戰近、中、遠程需求,確保國防科技具備政策延續性與目標導向。

 另外,更要實現「突破關鍵技術」能量,評估當前技術水準,整合產、官、學、研能量,逐步達成關鍵零組件全自製,並針對非關鍵部分,考慮採購現貨,避免排擠研發能量;其次是「發展先進武器系統」,掌握關鍵技術,參考技術備便水準,執行武器系統「展示確認」、「工程發展」、「生產部署」程序,確保武器具世界水準;最後則是「落實全壽期管理」,詳細規劃產品生命周期各階段執行方式,蒐集相關參數,回饋與精進後續武器系統研發流程。總言之,國防自主為複雜的系統工程,需重點運用有限資源,整合各界能力共同發展,創造互利互榮。

 國防自主左右一國的軍事能力,也讓民間科研單位因為投入而促進產業發展,但由於產業寡占研發金額龐大,造成各國國防預算負擔,因此在實質的軍事與經濟效益上,成為各國關切重點。檢視同為強敵環伺之以色列國防產業政策,其積極投入國防產業有兩大考量,第一係替代進口,確保有足夠武裝能力;第二為對周圍國家形成威嚇作用。以色列自1920年開始自製武器,並於國防部下成立「國有武器製造公司」(IMI)、「武器開發局」(ADA)等主管單位,國防產業出口最高時佔總體比率25%,雖可刺激國內經濟發展,但也易受全球局勢影響,因此以國政府開始推動國防產業轉型,首先協助廠商利用既有的研發優勢轉入民用領域,開拓民間高科技產品,拓展商用市場競爭力,並採軍民通用科技多角化經營方式,達到永續經營。第二部分為利用國防科技人才的創新能力,輔導進入民間公司研究或鼓勵創業,上述工程師會善用軍方所學,與各領域人員相互交流,替國家創造更多高科技產業優勢,並回饋至國防科技領域,一舉數得。綜言之,為提高國防自主效益,國防工業應致力於軍事科技研發,亦應尋求科技擴大運用與轉用,提升社會經濟效益。

 固若磐石國防武力為維護臺海穩定有力後盾,全面落實國防自主,國軍才可掌握即時主動的能力提升方案,確保敵人不敢越雷池一步。誠如蔡總統強調:「推動國防自主的路上,會遇到許多挑戰,但必須堅定走下去」。我們從部隊戰力明顯提升與連動工業蓬勃發展中,已逐漸看到國防自主成效,未來除持續投注資源,提升國防科技研製能量,並將朝輔導產業轉型與協助人才流通等方向努力,使軍民科研能量充分交流,創造軍民雙贏,再造國軍新一代戰力。(系列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