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攜手盟友強化防衛 共促印太區域穩定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暫緩自敘利亞跟阿富汗撤兵,使得中東的安全情勢也跟著洗牌。各國對此反應或喜或憂,然而看似大亂的安全牌局,實則早有脈絡。一方面,川普於競選期間早已提出撤軍主張,加上「伊斯蘭國」(IS)的衰敗,使得中東各方勢力逐漸歸位,因此中東撤軍之議看似引爆外交地雷,但川普內心實則老神在在;即使川普放緩撤軍腳步,仍顯示華府將中東牢牢握在手心,連俄國媒體都認為川普的撤軍決定是「高超的戰略藝術」。

 我們可以先從美國內部情勢來看。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投入反恐戰爭已歷時18年,一共折損4萬5千名兵士、耗資 2.8兆美元,損兵靡金的代價可謂龐大,因此撤軍早已是美國朝野的共識。前朝的歐巴馬政府早在2014年便有鳴金收兵的打算,畢竟鏖戰多年的美軍將士雖不至於師老兵疲,因為他們年年有生力軍輪調,又可藉此磨練實戰經驗,在軍事運作上游刃有餘,關鍵是在區域安全的考量上則不甚合算。主要原因是盟國普遍存在「搭便車」的心態,一意吃定美軍為了反恐,即使茹血含淚也會駐守,因此各國對於加強自己戰力的態度,也總是含糊而過。諸如阿富汗、伊拉克接收不少包含 M1戰車、防爆甲車等美援新式裝備,遭遇武裝團體卻依然連吞敗績。在美國朝野皆有撤兵的共識,且美軍依舊維持空中武力作為相關戰區的奧援,隨時可執行壓制任務情況下,要說川普「背棄盟友」,顯然過於牽強。

 再從中東局勢的洗牌效應來看,「伊斯蘭國」現今雖仍有殘餘勢力在各國流竄作亂,但因其「無差別」的恐怖攻擊特色,往往六親不認,連伊斯蘭自家兄弟國也屢遭毒手,因此在難以獲得有力奧援情況下,其完全覆滅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進一步觀察,在伊斯蘭世界中,各國又區隔出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遜尼派」及伊朗帶頭的「什葉派」兩大國家集團,形同中東版的冷戰,彼此競爭與制衡高度緊繃。更微妙的是,伊拉克在「海珊時代」原為遜尼派的領袖國家,在美伊戰爭推翻海珊後,卻轉為什葉派掌權,與伊朗站在同一陣線,卻又是美國所扶持的重點國家。因此,美國與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交好,卻對伊朗採取敵視的立場。

 簡而言之,以色列、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都將以美國代理人的身分,在中東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至於「庫德族」則分布於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伊朗等國家區域內,一方面受制於當地政府限制,而庫德人彼此之間也存在不同的政黨與教派,因此往往成為犧牲品,敘利亞和阿富汗區域的民族矛盾和宗教爭端極為複雜, 美軍撤離無異會令長期支持什葉派的俄羅斯更為頭痛,因此可謂是一石二鳥。

 實際上,有專家就認為,川普總統真正思考的戰略,主要是以「權力平衡」的架構為基礎,搭配「能源安全」議題及轉移戰略重心至印太區域。前述的伊斯蘭遜尼派、什葉派兩大勢力,就是美國得以扮演權力平衡者的主要支點;而同屬遜尼派的沙烏地拉伯與土耳其又互爭領導地位,更給華府發揮的空間。至於能源安全方面,美國自從近年來開發成功「頁岩油」後,已於2013年達到「能源獨立」的目標,不但不需再倚賴中東能源進口,就能自給自足,甚至已成為能源輸出國並可影響油價,因此又給了華府更多影響中東產油國的籌碼,使其在區域安全議題上需配合美方。

 易言之,美國僅需依賴「權力平衡」及「油價」,就可讓中東國家自行處理中東事務,美軍戰士已無需再上第一線,蒙受生命與財產的可能損失。而更重要的是,華府深深覺得,過去18年來埋首於反恐戰爭,而讓中共挾著經濟發展促進軍力崛起,已嚴重影響「印太區域」安全。因此,快速清理中東戰場之後,美國就得以集中軍力對抗中共。

 我們可以這麼說,美國所做的舉動,不過是戰略原則所強調的「集中與節約」,將兵力集中於主要威脅,以求最大的成功公算。尤其現今中共已被視為新形態強權,不僅軍力快速擴增,且又擁有高科技實力、豐富厚實的經濟力量,且更已結合文化、經濟、輿論等三戰作法,發展出銳實力,用以滲透歐美等民主國家,影響決策方向,這些都是以往冷戰時期前蘇聯所未見的競爭模式。而我國位處「印太戰略」區域最前線,對於中共軍力及統戰策略知之最詳,因此,如能強化本身國防實力,不僅可增強自衛能力,同時可結合美國等潛在盟友的戰略合作,共同促進「印太區域」的安全、和平與繁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