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懷念豬油拌飯

◎陳青田

 小時候家裡養豬,支撐家庭經濟。為補貼家用,母親總交代四哥去撿食廚餘,四哥為了讓豬隻快點長大,每天都勤奮去收廚餘養豬。

 在販售豬隻時,母親便會「半買半送」,向豬販取回部分肥肉炸豬油。炸豬油當天我們三個孩子總是引領盼望,等著母親將熱騰騰的白飯拌豬油加入芫荽再灑些醬油,對我們而言就是山珍海味。

 記得有一次阿嬤問我長大後的願望,我竟毫不遲疑回答:「希望天天有豬油拌飯可吃。」阿嬤聽了哈哈大笑說:「不用吃一個禮拜,你就會膩。」長大後就讀軍校,軍校的飯菜豐盛,讓我逐漸遺忘當年期待每天有豬油拌飯可吃的願望。退伍後,某天母親叫我去向攤商買肥豬肉回家,她想炸豬油,那天晚餐我吃了三碗豬油拌飯,重拾兒時對豬油拌飯的渴望。

 母親說當年家境窮困,只能用豬油拌飯養育我們。這雖已是五十年前的往事,我也邁入初老,但豬油拌飯的滋味卻永生難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