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時國際

預算+技術 川普版「星戰計畫」困難多

編譯王光磊/綜合外電報導

 川普17日在五角大廈公布最新《飛彈防禦總檢》(MDR)報告,並提出以太空部署的感測器與武器為核心的未來飛彈防禦計畫,被外界視為「川普版星戰計畫」,可是其依舊面臨兩大問題:「錢從哪裡來」與「技術待研發」。

 與2010年美國公布的《彈道飛彈防禦評估》報告相比,這次的內容提出兩大方向,首先美軍將持續發展現有飛彈防禦武器─包括陸基飛彈防禦系統(GMD)、海軍神盾艦與陸基神盾系統的標三飛彈、前進部署在戰區的「終端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與愛國者三型(PAC-3)等,保衛美國(與其盟國),其次則是大力推動技術發展,以擊敗極音速與其他種類的新型飛彈。

 不過,新的MDR提出了許多新概念,包括利用已部署的標三2A批次(SM-3 BlockIIA)進行洲際彈道飛彈的攔截測試;利用F-35戰機的紅外線感測器與合成孔徑雷達,配合「尚未研發」的攔截系統,讓戰機攔截彈道飛彈(現在F-35已具備一定程度攔截巡弋飛彈能力);研發小型但功率強大的導能武器,並安裝在無人機上執行飛彈防禦任務;甚至直接在太空部署武器。

 國會會為新的MDR所需資金買單嗎?以現在川普與民主黨掌控的眾院徹底鬧僵的情況,可能很難,而且除了飛彈防禦計畫之外,空軍要錢買飛機,海軍要錢買艦艇,陸軍要全面汰換戰甲車,彼此之間預算排擠,能撥多少給飛彈防禦還很難說。

 至於技術層面更顯尷尬,以F-35或無人機攔截彈道飛彈就算技術上可行,實戰面上卻成了個笑話,因為這樣一來美軍得「派遣F-35或無人機在空防森嚴的敵國上空盤旋,等待敵方發射彈道飛彈」。至於在太空部署導能武器,在先不考慮違反相關國際公約的前提下,乍看之下雖是最佳選擇,相關細節卻遠遠不如當年雷根提出「戰略防禦機先」(SDI,即「星戰計畫」正式名稱),也讓整篇MDR報告提出的最終解決方案,並非基於「新款」或「測試中」的科技,而是淪於推測與唱高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