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永遠不會痛

◎楊崢

 「當天色破曉之前,我想要爬上山巔仰望星辰,向時間祈求永遠……」兒子房間傳來熟悉的歌詞,兒子哼著,那是他高中時最愛的歌。

 他還記得那部電影,那時候每個男孩都想當浩子。

 他最愛的是張雨生,但他和浩子的選擇一樣,都上船了;不同的是,他上的是軍艦。

 他有想過,如果當時那個叫惠敏的女孩答應和他交往,會不會人生就大大不同。

 「爸,你怎麼沒敲門就進來了?」兒子看著推開門的他,皺了一下眉頭。

 「我聽見了以前很喜歡的歌,就忍不住想問一下……」

 「這是蕭敬騰唱的,你聽過?」兒子把youtube按了暫停。

 「蕭敬騰?」他看了一眼螢幕。「這首歌是王傑、張雨生、邰正宵和姚可傑……」

 「王傑?」兒子在鍵盤上敲起來,「是這首嗎?」

 前奏一出,他頭皮開始發麻。

 可不是,他之前唱王傑的歌可是極受讚揚的。因為合唱了「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所以他認識了惠敏,歌聲乾淨,有點不確定,但是他喜歡這樣不造作自然的聲音。

 是第一首合唱,也是最後一首;惠敏後來總推說自己不擅長,所以再也沒唱過。惠敏最愛聽他唱「忘了你忘了我」,他一度以為,可以這樣一直一直唱給她聽。

 年輕時的戀情,留下的通常都是遺憾。嚴格說,極有可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就是所謂的單戀。

 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好想知道惠敏的近況。

 他傳了line給表弟,也是他的高中同學。當年他喜歡惠敏,表弟喜歡惠敏的同學;他們都沒有成功,但是表弟一直都有和惠敏的同學保持聯繫。

 「我好想知道惠敏的近況。」他打了字,按了傳送。半個小時後,表弟回傳了。

 「我剛問了喬,她說兩個人昨天剛見過面,有合照,等等我轉傳給你。」

 他開始手足無措。

 他還記得自己忐忑的心,酸甜的感覺脹在胸口。惠敏又瘦又高又美,笑容也甜,是他一直以來認定的女神形象。

 和妻子吵架的時候,工作煩悶的時候,回老家的時候……他經常想起她。

 「我還不想談戀愛,我們當朋友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一定要當男女朋友。」

 惠敏這樣說的時候,他的心痛得像被大象群踩過。

 高中畢業後他進了海官,從此再也沒有和惠敏聯繫,只是從表弟那裡得知惠敏上了大學,嫁給同事,當了媽媽。不管聽到哪則消息,他的心就像被象群再次踩過一樣的痛。他還清楚記得惠敏笑起來酒渦的位置。

 妻子和惠敏一點也不像,妻子身高不到160公分,短髮,單眼皮,每個月只給他三千元零用錢;妻子總嫌他的聲音太油膩。

 手機叮咚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後滑開螢幕。

 兩個女人對著鏡頭比了手指心,他一眼就看出誰是惠敏。

 說不上哪裡不同了,也許是因為法令紋,也許是因為刻意畫的眼線和眉毛,也許是因為酒紅色的頭髮……然後,他的心不痛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