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洞察敵軍本質 堅實戰備捍衛國安

 中共「中央軍委」於2月11日發布共軍《軍事訓練監察試行條例》,「新華社」報導稱,此為中共軍事監察領域的首部法規,將於3月1日起施行。該條例共區分10章61條,旨在明確共軍軍事訓練的監察職責許可權與工作重點,明文規定關於軍事訓練違規、違紀問題的認定標準,以達「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必追究」的要求。

 共軍在2014年開始建立「軍事訓練監察制度」,自2015年揭開「軍改」序幕後,陸續於軍委「訓練管理部」、戰區及軍種成立訓練監察部門,專責有關訓練的督考、政工、後勤、裝備、紀檢及審計等工作,然因欠缺相關法規,造成軍事訓練違失案件的處理標準不一。以中共近年推動「軍改」的脈絡來看,頒布這項條例的主要訴求,自然是為改善這種情形,並強化2018年施行的共軍《軍事訓練試行條例》,而強調「監察」,則意味共軍所稱「堅持以戰領訓、突出真難嚴實」的「創新訓練方式」,以及建立對軍事訓練規劃、統計、報告、考核及評定的相關制度理想,與現實情況仍有相當程度的落差。

 中共「軍改」以裁軍30萬、調整軍委總部建制、取消軍區改設戰區、組建聯戰指揮機構、革新紀律督檢機制,與實現「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領導指揮體制等,作為要在2020年前達成的目標。到目前為止,軍委改行多部門制、組建陸軍領導機構、重劃戰區、健全軍委聯戰指揮職能、改編軍事院校和武警部隊等工作,均已大致完成,因此今年與明年,是共軍對相關領域改革,進一步檢討調整、優化完善的定型時刻。

 無須諱言,改革帶來思想變化,觀念改變就有進步可能。共軍透過如此大規模的「軍改」活動,對其平衡軍種配比、增強聯戰效能,確實能產生重大助益,輔以近年大量新型武器裝備逐步列裝,共軍無論陸、海、空,或戰略性部隊,看上去都已經具備軍事強權的態勢。接下來,就是要藉由訓練、演習,一方面驗證「軍改」的實際成效,另一方面,是要讓共軍適應「軍改」後的作戰模式。因此,在今年初中共「中央軍委」軍事工作會議上,習近平才會強調「要大抓實戰化軍事訓練,提高練兵備戰質量和水平;要堅持問題導向,對突出弱點要持續用力,逐一解決問題,確保取得成效」。

 由於中共在周邊地區外顯的擴張野心,除了已經引起各國警覺,中共顯然也認知到,提升共軍戰力,縮小與強國的軍事差距,是應對意外摩擦風險的關鍵。但中共慣於以軍事威嚇,作為解決與周邊國家爭端的手段,日後這樣的軍事施壓,在程度及頻率上,恐怕將是有增無減,對亞太地區秩序及各國安全都構成重大威脅。不過,最近美國會所屬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中,美國陸軍退役中校布拉斯高曾提到,儘管共軍不斷獲得新武器裝備和技術,但中共領導人對共軍打贏現代化戰爭的作戰能力高度懷疑。

 在料敵從寬下,我們可從兩個面向,來看待中共的軍事發展。首先,不要奢望共軍會永遠落後,或幻想共軍仍是那支「小米加步槍」的「土八路」部隊。美國國防情報局上月發布《中共軍力:部隊現代化以利作戰與取勝》報告指出,共軍企圖在2025年前,具備主宰第一島鏈「近海」的能力,並且能「立體」打擊第二島鏈目標。因此幾年內,共軍新型航艦、潛艦、戰機、轟炸機都會陸續服役,而其在高超音速滑翔載具、中程與遠程彈道飛彈的技術,甚至有可能將會領先美國。中共正在打造自身成為全球軍事強權,更將運用軍力達成所望的政治、戰略目的,這對我們及國際社會,都是不可忽視的警訊。

 其次,正因為如此,我們必須強化建軍備戰作為,並且不可將國家安全寄託在外援上。其實國軍現在所做的一切,無論是深化全民國防、推動軍備國造的自主政策,抑或實施「作戰在哪裡、訓練在哪裡」的仿真實戰演訓,都是盱衡未來區域情勢與共軍軍力變化,所做的因應及準備,儘管資源有限,但我們完全無需妄自菲薄,國軍所建構的各項戰力指標,均能滿足臺海防衛需求,更有絕對信心重創來犯之敵。

 綜言之,共軍真正值得注意的,不是有形裝備,而是對於提升戰力的目的企圖,以及由此產生的黷武好戰自信,這才是導致軍事衝突的根源。我們既要對敵情有正確認知,以萬全準備防範中共軍力轉變後的蠢動,更重要的,也要堅定必勝信念,以全民力量支持國防建設,以確保國家社會安全無虞。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