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洩密

◎鄒敦怜

 正在工作的時候,「叮咚」一聲,是兒子傳來訊息,是一個螢幕截屏,上頭有一首新詩:

 陌生的城市/孤獨的曠野/寂寞的自己/在窒息之前/累積的傷痕/真實的感受

她讀完,皺了皺眉頭,這孩子在想什麼呀?不過,還是順手回了一句「今天詩興大發呀!」

 兒子沒有回應,不過再隔了幾分鐘,又傳來一個截屏,一個叼著香菸的女孩!

 什麼時候交女朋友了?兒子已經高二了,就算真的想要交女朋友,她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只是這個女孩……放下手邊工作,她仔細端詳手機上的圖檔,愈看眉頭皺得愈緊:這個女孩這麼年輕,怎麼就開始抽菸了?五官還算清秀,細緻的臉龐,素顏就很有青春才擁有的活力,怎麼這樣濃妝豔抹?怎麼穿得這麼暴露?是誰幫她拍照的?故意擺出來的姿態,在她這個中年人眼中,看到的不是性感,而是有點賣弄。這是兒子的女朋友嗎?這樣怎麼能當兒子的女朋友!

 不過,她和兒子一向不是這樣互動的,深深吸了一口氣,她回傳的訊息不慍不火:「女朋友唷?帶回家給娘看看。」

 兒子這會兒是秒回:「書都讀不完了,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妳看看是誰!」

 難道是熟人?她定神細看,腦海中彷彿有個資料庫開始進行搜索,看了幾分鐘,她恍然大悟,她是從小和兒子玩在一塊兒的妞妞。

 妞妞和兒子同年,從幼稚園到小二都同班。兩個孩子年紀差不多,兩個媽媽也氣味相投,小時候幾乎天天黏在一起。好幾年前,才國一的妞妞居然偷錢離家出走,妞妞媽打電話來說得哭哭啼啼的,她衝過去陪伴,一起到警察局做筆錄,她也是那時才知道妞妞的爸爸媽媽離婚好一陣子了,叛逆的行徑從小六就開始,國一時更是狀況百出,學校記了幾個警告都沒收到效果,反而變本加厲。

 自那次之後,她沒有刻意疏遠,但妞妞媽就不再這麼熱絡,也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現況吧!沒想到兒子和妞妞還有聯繫。

 隔了一會兒,兒子傳訊息來:「想到是誰了嗎?我正和一群好朋友努力解開她寫這些背後的深層意義。你不可以去告密,不然我會被退追。」

 她是一個說到做到、絕對尊重孩子的媽媽,既然兒子這麼要求,她也只能回著:「好啦好啦,我答應你。」

 她開始回到自己的工作,卻無法專心。妞妞怎麼了?兒子一向陽光熱心,不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妞妞的行徑,為什麼傳圖檔給她?是不是認為她能幫上什麼呢?她工作進行得很順利,但心情就是無法瀟灑,當最後一份公文在電腦頁面上完成上傳。她靠著椅背,一邊舒氣一邊想怎樣措辭才恰當。

 隔了好一會兒,她打開手機,撥通那個很久沒聯繫的號碼,她清了清喉嚨,電話很快就有人接了。

 「妞妞媽呀……」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