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特務文化」入校園 戕害學術自由

 今年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回首事件過往,仍歷歷在目。30年過去了,中共控制社會的手段,不但未見改善,甚至變本加厲。最近,中共打壓與整肅大學校院的力度逐步升高,由於共黨一向擅長利用學生熱情,拉抬政治運動聲勢,儘管天安門事件重挫國際形象,中共仍深知,唯有箝制學生的思想,避免禍起校園之蕭牆,才能鞏固執政地位。至於是否會因此窒息學術自由,甚或毀滅社會人倫,從來都不在其考慮之內。

 長期以來,中共以設置黨團組織方式,對各校院進行領導式操控。唯習近平主政後,漸感院校黨組織功能有限,難以掌握校園內部真實情況,遂由各校院黨組織開始指派「優秀」學生擔任「信息員」,定時回報校內部所聞所見有關教學、社團、人際活動等要況;此後,中共對待大學校院的方式,開始轉為滲透式監控。這就是中共歷來一貫的「特務文化」,只為滿足政權所需,近期更明目張膽在學校官網刊登招募訊息,大規模培養這類特務「信息員」,目的在監視老師和同學的言行舉動。

 近期較為外界所知者,如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譚松,因發表有關土地改革研究書籍,遭到停職調查;同校副教授唐雲,則是在課堂上講述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主張捍衛學術尊嚴,並向學生推薦外國書籍,批評習近平政令口號用語粗鄙,嚴重破壞漢語優雅性,且不滿中共對社會實行的全面監控,遭致撤銷教師資格。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也因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點名批判中共當局回歸極權政治、造神運動及個人崇拜,要求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度等,而直接「被下課」。這些都是學生「信息員」舉報的結果。

 其他因為教學內容、上課言論,不為中共所喜而被打壓、調離教職或被開除的學者,已知尚有翟橘紅、楊紹政等各校院教授。中共在大學直接公開招聘「信息員」的作法,等同不惜拋開掩飾虛偽面目的遮羞布,擺明告訴大陸社會,學校「姓黨」;所有大專師生只能「聽黨話、跟黨走」。我們不知道中共接下來還有什麼令人匪夷所思的政策,但若說其正在緊抓大陸社會回到「文革」時期,則一點也不為過。

 1966到1976年的「10年文革」時期,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高層,為打擊政敵與鞏固領導威信,大力推動神話式個人崇拜,號召青年學生組成「紅衛兵」,發動全面性階級鬥爭,鼓勵他們「向上奪權」。透過挖掘過往言論、質疑對共黨「革命」立場的方式,進行暴力批鬥、抄家,固然受迫害者不計其數;但影響最深遠的,在於「告密」模式。陷入狂熱的紅衛兵,為了證明自己夠狠、夠「紅」,無論是捏造或藉機報復,不惜出賣父母、家人、師長,澈底破壞中華傳統文化與人倫道德,瓦解人與人之間的心理信任,形成大陸在改革開放後,出現各種自私營利、浮誇造假、黑心商品層出不窮的後遺症。

 儘管中共也曾定調,文革是「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所帶來的嚴重災難與內亂」,而以「10年浩劫」稱之;但現下中共當局卻在重蹈覆轍,利用「信息員」告密制度嚴控大學。對照「文革」的經歷即可知,未來將至少產生3大惡果,包括進一步消滅大學自主精神,僵滯奴化高等教育;毀滅師生關係,教育倫理、熱誠與良知蕩然無存;再度完全扭曲正常的人際關係,摧毀大陸社會的精神文明等。

 中共還忽略,確保學術自由,是人民求知的基本權利,也是高等教育的根本。中共管控大學校院的作法,不僅踐踏教育價值;更意圖製造恐懼,令學者噤若寒蟬。或許中共只看到眼下,因為與美貿易談判失利被迫讓步,內部各地政府爆發債務破產風險劇升;以及社會不同群體對極權統治政策漸感不耐,所引發的執政危機,只能不斷透過加強社會控制,與灌輸政治詞彙的方式,試圖壓制來自各方的質疑。我們要提醒中共,「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過去能靠煽動學生穩固政權,現今違反人心的作法,也將玩火自焚。

 我們敬佩那些即便在高壓環境下,仍勇於為自由、為真理價值說出真話的學者,他們努力維繫住黑暗中的一絲光亮;我們更期待大陸社會能早日迎來重見光明的那一天,而這需要中共當局即早醒悟,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與民主價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