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歌唱歲月

◎林疋愔

 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經驗,沉靜時會有一首旋律在心中盤旋。它是一種突發的熱情,但就算唱盡所有的歌,總覺得永遠少了那麼一首,無法填滿心靈的空缺。我不斷地找尋,以歌聲去喚起生活的滋味。

 第一首會哼唱的歌曲是母親教會我的,那是睡前的音樂教育,母親和我躺在溫暖的被窩裡,開始我們的音樂旅程,「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你是我心肝,驚你受風寒……」永遠烙印在心底的搖籃曲。印象中,外婆也是善歌的,她喜歡在溪邊浣衣時歌唱,清亮悠揚的歌聲,透過水流的伴奏在我耳邊輕輕搖曳。外婆受的是日本教育,唱的全是日本歌謠,有浪漫的情歌,也有天真的童謠,我會唱的唯一一首日文歌就是「桃太郎」,每每唱起這首歌,就會想起從大桃子裡誕生的娃娃,那是一個綺麗夢幻的世界,如今也成為我和孩子的枕邊故事。

 國小時,音樂老師幫我們報名臺語歌謠比賽,我根本沒有公開唱歌的勇氣,硬著頭皮上台卻意外得獎,開啟了我的合唱團之路,跟著學校四處征戰。我們第一次練的曲子是「秋蟬」,歌詞琅琅上口,曲調優美清新,「聽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綠葉催黃,誰道秋下一心愁,煙波林野意幽幽……秋去冬來美景不再,莫教好春逝匆匆」,年紀尚輕的我們,能唱出大自然中生命的律動與季節更迭,卻無法體會作者所傾訴的濃濃愁緒,勸人們把握美好時光。

 後來我們以電影「真善美」中的歌曲「小白花」這首歌參加比賽,比賽那天,每當唱到「小白花……」的時候,團員們有人敲鐵琴,有人敲三角鐵,叮叮噹噹像一串風鈴在響著,單純的歌曲也變得華麗起來。也許因為唱法太有聲有色,竟讓我們勇奪冠軍。即使時光流逝,每當看到白色的小花,耳邊就響起風鈴的聲音,隨記憶綻放的花顏,美得不可思議。

 畢業後投入軍旅,唱的是鐵錚錚的軍歌、激昂的愛國歌曲,踩著書寫歷史的步伐高唱,讓人熱血沸騰。慢慢地,隨著肩膀上責任加重,我一點一滴將兒時簡單的歌唱忘了,如今再想起已是遙遠的夢境。在那無憂無慮的夢裡,美好的事物正在閃閃發光,而我所愛的人與歌,如同辭歲的花季,有著芬芳卻凋落的殘影,偶一想起,竟也只是剎那的怔忡。沒有一首歌能唱盡生命所有的愛,青春本身就是一首歌,縱使不唱,年歲也會在心中留下旋律。

 我清一清喉嚨,唱了一遍「秋蟬」,想再問「蟬」一次,為何四季更迭,青春容易老?我想把所有心愛的歌再唱一遍,以溫柔的嗓音走過經歷的歲月,悄悄地不讓任何人聽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