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鐵道迷憶往

◎楊森永

 說起潘朵拉的盒子,這回裝的是一段段鐵道情懷的記憶,在我的成長經驗裡,「鐵道」總是運載著別離。爺爺家離萬華火車站不遠,童年時,每當火車要進站時,我便撒嬌著要求爺爺抱我到鐵道邊守候,我們指認不同的車種,討論著各列火車要開往哪裡,正說得興高采烈時,站長的「哨子」卻倏地響起,伴著柴油引擎的味道,遮掩不住內心的悸動。

 回想自從擔任教官起,輪班到鄰近火車站執勤,眼神不時緊盯著月台兩側熙來攘往的學子,始終掛心他們往返通勤的安全。倏忽間,教官的哨子吹響了,多年來死忠貼心,默默陪伴形影不離,它身材短小,但每當用到哨子的當下,必是為了一樁突來的危安事件,響起急促嗶嗶聲……「教官來嘍」!有多少情景交融的畫面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它就像一個熱情又盡責的嚮導,引領著我追逐學子的身影,時而駐足,時而回望,細心地將那些校園美景收藏於腦海裡。

 這是我任職教官的最後一天,收拾抽屜裡的陳年回憶,清空桌面與個人物品,環顧四週熟稔的場景,猶記得九月一日報到當天,「報告校長:我是新到任教官楊森永」,語調鏗鏘有力。光陰荏苒消逝,數年後的今日,正起身前往停車棚騎車離開,行經那條熟悉的筆直小徑,卻顯得格外眷戀不捨。理想是生活裡的真實,記憶無盡地延伸,我在校園遇見了自己,還有可愛的你們;此刻心情依依難捨,對於每一位曾經與我共事的夥伴們,自己始終惜福感恩。

 穿透光陰追憶往日情景,我選擇搭乘火車旅行。鐵軌迤邐著懷舊的記憶,在火車轟隆轟隆行駛的節奏中,穿梭於各種迥異的情境,時空的裂隙交疊在山海城鄉之間,車窗將疾馳的影像折射在玻璃上,呈現晃移不定的自我投影,那是最寧靜、孤絕、清醒及思念的狀態。許多人生的悲歡都在這樣寫實又沉澱的空間湧現,讓我打開時空的通道緬懷過去,也邁向未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