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山窮水盡猶堅持

◎蔡富澧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兩句話用來形容何志隆在臺東的境況既傳神又貼切。

為了堅持最好,何志隆在泰源山中的窯總共敲掉十三次,有的是因為燒出來的瓷器品質不好,原因出在窯的結構,有的則是因為地震等外在因素,不管原因為何,只要敲掉一座窯,就是一百多萬元報銷了!加上每月的人事成本開銷,即使有金山銀山,也禁不起這樣燒錢的模式,漸漸的,家裡的經濟狀況就每下愈況了!

 當時燒出來的成品雖然以失敗居多,一開始的良率大約在百分之三左右,但至少還有一些作品是不錯的。他的妻子回想敘述,那時候最小的兒子「可愛」在外地租房子念書,那段時間家裡能給他的生活費不多,每次要回學校的時候,夫妻倆就挑一些瓷器讓他帶回去,閒暇的時候到附近路邊擺地攤,賺點生活費。沒想到一個大學生所擺的毫不起眼的路邊攤,卻在因緣際會下吸引了行家的注意,有位大老闆幾次與「可愛」相談之下,認為那些作品很有質感,值得珍藏,於是大批購買,甚至千里迢迢跑到臺東收購;幾年下來,雙方因翡翠青瓷而結為好友。

 民國九十九年,何志隆認識了華嚴宗大華嚴寺住持海雲繼夢法師。法師對於中國失傳千年的青瓷曾經下過工夫研究,發現原始灰釉青瓷富含獨特的釉色,以及許多未解的光色奧祕,並將原始漢陶高溫青釉的製作流程解讀出來,可惜未能成功燒出青瓷作品。看過何志隆的翡翠青瓷後,法師驗證這種作品並非一般柴燒陶藝,而應是失傳一千五百年的灰釉青瓷,夾帶古老青瓷血脈,海雲繼夢法師未能完成的宿願,竟被何志隆無意中完成了。

 青瓷的發現,最早是在利用木頭高溫燒製陶器時,偶然發現草木的落灰會變成釉料,落到素坯上後,變成晶亮的釉彩,讓樸素的陶器轉變為瓷器。何志隆說,現在大陸已經禁止柴燒窯,臺灣則由於成本昂貴,也很難找到柴燒的窯了,所以要燒製草木自然落灰釉的翡翠青瓷,機率微乎其微。

 為了讓青瓷重現於世,何志隆的窯堅持要用漂流木當燃料,也正好臺東每次颱風過後,可以提供大量的漂流木,雖然樹種不一,但這些漂流木具有豐富的有機物質,在一千二百度的高溫燃燒下,重的灰燼落到下層,輕的灰塵則飄到窯內,落到素坯上變成釉料,經過六百小時持續不斷的燒製,再經過好幾天的退溫,才能開窯檢視成果。每燒一窯,就要燒掉八十噸的漂流木,真是所費不貲。

 何志隆寧可一次次敲掉不理想的窯,寧可讓孩子去擺地攤,把自己逼到山窮水盡,依舊堅持燒出翡翠青瓷的夢想。經過多年的努力不懈,現在志窯、隆窯的良率已經提升到九成以上,他的夢想正快速完成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