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支持修法重罰 健全機制打擊假訊息

 近年來國內假訊息氾濫,因此法務部研擬修改刑法第251、313條修正案,將傳播假訊息罰責,拉高到刑法層級,期能遏止歪風。現行陸海空軍刑法第72條捏造謠言罪,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國防部亦提案將散布謠言者納入規範,並新增以電子工具散布謠言者,可加重其刑二分之一。透過刑罰打擊假訊息,象徵政府正面迎戰決心,修正草案日前已由行政院會完成審議。

 現行刑法第251條的「妨害農工商罪」,僅規定意圖抬高交易價格,囤積「民生必需飲食物品」、「農、工業必需物品」應受罰,顯有不足。草案擬擴大囤積物品之類型,以避免哄抬物價之牟取暴利行為;若以廣播電視、電子通訊、網際網路等傳播工具犯罪,因損害較一般散播方式更鉅,得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此外,第313條「妨害信用罪」,以散布流言方式,將不實消息廣為傳達於大眾,貶損他人信用與名譽,罰金金額已不符時宜,爰從1000元大幅提高至20萬元,與電子工具散布同樣可加重一半徒刑。

 此次修正係因應去年的「衛生紙之亂」,廠商透過電子郵件與LINE群組發送「衛生紙確定大漲30%」新聞,造成民眾恐慌,瘋狂搶購囤積;但因非食品也非工業原料,只能罰款,無法臨之以刑法,讓廠商有漏洞可鑽。草案新增囤積「行政院公告之生活必需用品」刑責,立法後,穩定物價小組將逐項列出民生必需品細項。

 假訊息是新時代傳播大課題,因來源大有不同,任何人都可以是自媒體,從照片、視頻到直播,難以檢查,亦無法確定閱聽眾,已成為全世界困擾的問題。對假訊息的應處,臺灣與國際在立法技術上不出以下數端:制定專法或增修法條;設立專責機構;要求媒體自律並建立第三方查核機制;透過教育加強媒體識讀等,但仍難以周延。

 假訊息定義,主要有惡意、虛假、具立即危害等3要素,但吾人是否認真探討過真、假訊息如何區分?誰來決定真假?因此,行政院2017年公布治理政策,要求媒體自律並建立第3方查核機制,建置「臺灣事實查核中心」及「真的假的」查證平台。當然,透過教育強化國人媒體識讀能力,才是最根本課題,唯有透過政府與民間協力以對,方能認清訊息本質。

 歐盟去年頒布「4月公報」,強調民間社會和私營部門在解決假訊息問題上的「實踐準則」,藉提高線上透明度以保護公民;並由歐盟對外事務部東方戰略溝通任務小組,負責解決和提高俄羅斯假訊息宣傳活動。歐盟執委會要求臉書及Google等網路公司,協助對抗假訊息,關閉假帳號,責成主導資料來源及使用之新聞媒體,提出如何產出及傳播與歐盟事務相關之高水準、高價值新聞之說明,提升民眾判別網路爭議訊息能力。

 法國去年亦已完成反資訊操縱法、反虛假訊息法,針對選前3個月內,政黨或候選人有權就疑似被刻意操作的虛假訊息,申請禁制令,法院須於48小時內裁決;並授權高等視聽委員會,將意圖影響選舉的電視頻道下架,亦可處45000歐元罰款,涉及隱私權還有1年刑責。美國也正研推誠實廣告法、反外國宣傳與造謠法案、國防授權法案及煽動叛亂法案,都是希望能避免假訊息的危害。

 言論自由具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形成公意等功能,係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言論自由可保障「不受歡迎的言論」,如美國在20世紀保障言論自由最力的大法官Holmes即表示,思想自由是要保障我們痛恨的觀點(the thought that we hate)而非我們贊同的觀點;我國文化先驅胡適為自由主義者,尚且強調自由與責任合一;偉大思想家Wendell亦有名言「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醒」。偉哉斯言,深值自勉。

 綜言之,臺灣的民主進程,是在「相信人民」的自由氛圍下推進,得來不易。假訊息的氾濫對社會互信、公權力乃至民主機制,都造成傷害與侵蝕。主張武統的大陸人士李毅,日前遭驅逐出境,係因其言論已危害我國家安全;去年有論者主張,應處罰任何懸掛五星旗者 ,法務部則嚴守憲法底線,堅持其乃言論自由範圍。中共透過資訊戰、輿論戰等手段之「銳實力」威脅,各國均修法反制因應,而其利用臺灣保障言論自由的民主機制,進行影響我國家安全及重大利益之破壞,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因此,藉由重罰來對抗假訊息,具指標意義。我們籲請國人給予支持,讓法案盡速通過,以健全機制,守護民主價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