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遲長的智慧

◎林念慈

 最近牙痛,就醫後才知是智齒作祟,到這年歲才長智慧,未免太晚了,但此後若能懂得人生況味,便不再怕心痛。

 揣想那智齒鐵定是一點一點逐日長大的,但我渾然不知,等發覺時已經冒出頭了,人最怕的不是忽然天搖地動,而是溫水煮青蛙,忽略了潛在的變化,不知不覺地陷入困境。我連忙上網爬文,四處求教,看看到底該不該拔,但各方說法莫衷一是,能確認的唯有那是自己的牙口,就得靠自己判斷,別人不能取代受痛,也不能替你做決定,否則就「馬齒徒長」了。

 兒時我相信把乳牙藏在枕下,牙仙便會補上恆齒,讓我變成一個大人。還記得乳牙生長的滋味,癢癢的,帶有幾分騷動,淡黃的色澤非常可愛,像顆玉米粒;後來乳牙掉了,我心裡空落落的,像是一棟從小住到大的老宅,忽然被夷為平地,知道此後再生的,永遠不會是童年的夢。

 後來長出恆齒,但我清楚並無永恆,只是它的保存期限久一點,總有一天還是會齒牙動搖的。人生哪有不動搖的呢?我曾在夢裡哭喊「不要走」的人,還是生離了,那些年的青春也逐漸遠行,如同庇護傘的父母愈縮愈小,孤獨卻愈來愈膨脹……只好努力地彌補生命的缺口,但它終究是顆假牙。

 想想自己這口牙,臨老還有生長跡象,真不知該悲還是喜?留著多餘、除了喊痛,倒有幾分像電影〈霸王別姬〉裡小豆子的駢指;有人告訴我,智齒若是橫生,就要把牙肉切開,慢慢挖除,聽了真夠駭人,但忍受苦難便是鍛鍊心志,都說「苦海無涯」,還好我不但有牙,還多了一顆智齒,不妨歡喜一點,領受上蒼賜與的智慧吧!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