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辦公室的悄悄話

◎楊崢

 他被「約談」了!隔壁組的組長讓他有空時過去「聊聊」。

 辦公室戀情因為考慮到分手後能不能繼續當同事等因素,所以一向隱晦,尤其是他曾經的紀錄。

 除了彼此,這短短兩個星期剛萌芽的戀情,沒有告訴任何人。

 因此她主管約談他的時候,他一點都沒想到會是因為他和她變成「他們」。

 「我現在是以『家長』的身分和你聊聊的。」她的主管平日像個巫婆,人沒到,「咯咯咯」的笑聲就先吸引側目。

 聽到這句嚴肅的開場,他突然像哽到什麼似地停止了呼吸三秒。

 是,他之前是女友一個換過一個,圈內的圈外的,長髮短髮、胖的瘦的。但是遊戲人間不代表不認真,只是因為遇不到真命天女。

 「現在遇到了嗎?」巫婆問。

 「是,遇到了。」他回答。

 他承認自己仗著有點才氣,外表瀟灑,對感情一向輕鬆,是殺時間的慰藉,而且曾經在一起的人沒有讓他覺得應該要走到世界的盡頭。

 「盡頭很遙遠,生命很短暫」,他原本是這樣以為。

 愛情迷人的地方在於,它悄無聲息,輕輕振翅撲落在心上,等意識到時,已經掛上旌旗。

 「這是我第一次對一個人,有這樣小心翼翼的感覺。」他很誠實地表白。

 向來張揚戲謔的巫婆彷彿思考什麼地不說話,許久許久才吐出一句。

 「我希望你不是把她當滿漢大餐之後解膩用的綠豆湯,她沒談過戀愛,沒有甜言蜜語的抗體,我希望你不是耍著她玩的。」

 「我真的不是。」他說;「對我來說,她獨特且唯一。」

 他想起那些濃妝豔抹的芭比們,其中有一個某次相約參加海洋音樂祭,那張沒有毛孔的臉讓他擔心貢寮的海水污染會來自她臉上的鉛含量。而她除了淡淡的玫瑰色護唇膏,臉上自由呼吸的皮膚是他覺得最迷人的地方。

 「貼這麼近!」

 「有一次出差要團進團出,搭接駁車的時候不小心擠在一起……」巫婆的問話方式讓他有點緊張,彷彿在回答丈母娘盤問。

 「所以你是看上她的外表?」

 「當然不是,我喜歡的是和她相處時的輕鬆氛圍。」

 她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哭了只要逗一下就轉陰為晴,不需要鮮花、巧克力或包包。

 「你們相差幾歲?」

 「12。」

 「你這個大叔!」

 「我還沒說你這個巫婆咧!談戀愛是我的自由,問這麼多除了想聽八卦之外,到底要做什麼?」

 「我是她媽媽,你知道嗎?」

 這一切都是幻覺,你嚇不倒我的!

 「她是我的獨生女,如果你敢讓她受委屈或者傷她的心,只要我還在公司一天,我就讓你外調永遠回不來。」

 離開巫婆,離開未來岳母大人辦公室的時候,沖咖啡的手在抖,他想起自己曾對女友說過她的主管笑起來和罵人的時候超級像巫婆。「她是呀!」他記得女朋友這樣笑著回答。

 他只好舉起手中的寶劍,穿過荊棘拯救高塔公主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