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柏林之戰備受爭議的朱可夫元帥

 朱可夫是蘇聯紅軍的將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指揮多場戰役,最後率領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攻入柏林,擊敗納粹德國終結歐戰。

 早年生活與第一次世界大戰

 朱可夫出生在卡盧加州的貧困農家,1915年一戰爆發後,被俄羅斯帝國軍隊征召,派往第106儲備騎兵團(當時稱為第10龍騎兵團)服役。一戰期間,朱可夫兩次獲得聖喬治十字勳章,並因其勇敢戰鬥升為士官。1917年十月革命後,加入布爾什維克黨,他的貧困背景成為在黨內發展的重要資產。他於1918至1921年期間參加俄羅斯內戰,與第1騎兵軍一起服役,曾於1921年因平定坦波夫叛亂獲紅旗勳章。

 諾門罕戰役擊潰日軍

 1938年,朱可夫奉令指揮第1蘇聯蒙古集團軍,並在蒙古與日本控制的滿洲國間邊界上,抗衡日本關東軍的行動。這場戰役從1938年持續到1939年,由最初的邊境衝突迅速升級為大規模戰鬥,日軍派遣約8萬名部隊、180輛戰車和450架飛機。

 邊境衝突最終演變成諾門罕戰役,朱可夫因此要求大型增援,並於1939年8月20日發動他所稱的「蘇聯進攻」,先實施大規模砲擊,再以近500輛BT-5和BT-7戰車推進,並靠500多架戰鬥機和轟炸機提供支援;這是蘇聯空軍的第一次戰鬥機/轟炸機作戰行動。進攻行動初期看似典型的傳統正面攻擊,然而,兩個戰車旅與日軍遭遇後隨即停止前進,在機動砲兵、步兵和其他戰車支援下,改從敵軍兩面側翼推進。這項大膽的機動戰術,成功包圍了日本的第6軍,更占領其脆弱的後方供應區。到1939年8月31日,日本人從有爭議的邊界全數撤離,蘇聯贏得勝利。

 這場戰役具有超越當時戰術和勝利成果的重要性,因為朱可夫驗證並測試了後來在二戰東部前線對抗德國人的戰術,包括多項技術或部隊運用的創新,如水下橋樑的發明,以及透過增加經驗豐富、戰鬥力強的部隊,提高士氣和整體訓練,讓缺乏戰鬥經驗的部隊能提升凝聚力和戰鬥力等。而對BT型戰車性能的評估檢討,歸納出必須以柴油發動機更換易燃的汽油發動機等結論,這些高價值的實用經驗和知識,對後續T-34戰車的開發極為關鍵,T-34被譽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佳中型戰車, 此一戰役是成就其美譽的推手。戰役後,經歷諾門罕戰役的老兵被分散,轉調到不曾參與作戰的單位,以利於更廣為傳授他們的戰鬥經驗。

 二戰時功勳達巔峰

 1941年6月22日,德國發動「紅鬍子作戰」行動,展開對蘇聯的入侵。同一天,朱可夫即回應並簽署《第3號國防委員會指令》,下令紅軍全力反攻。他命令部隊「包圍並摧毀蘇瓦烏基(位於波蘭境內東部)附近的敵軍,須於6月24日晚上攻占該區域」,並且要「包圍及摧毀從弗拉基米爾─沃倫斯基和布羅德(註:均位於烏克蘭境內)方向入侵的敵軍」,甚至須「於6月24日晚上占領盧布林(波蘭東部城市)地區」。儘管紅軍擁有數量上的優勢,但這項機動作戰卻以失敗收場,且陷入混亂的紅軍被德國國防軍擊潰。朱可夫隨後聲稱,儘管他對該項不合理的作戰計畫提出異議,但受史達林壓力所迫而不得簽署指令。該指令據說是隔年(1942)接任紅軍參謀總長的亞歷山大‧瓦西列夫斯基所擬具的。

 1941年7月29日,朱可夫被解除參謀總長職務,依照他的回憶錄所敍述,理由是因為他建議放棄基輔以避免紅軍被包圍之故。隔日,他被任命為後備部隊指揮官,負責監督葉利尼亞攻勢作戰,達成在東部戰線初期(「紅鬍子作戰」行動期間),紅軍首度反攻,成功從德軍手中奪回城鎮的紀錄。

 1941年9月10日,朱可夫被任命為列寧格勒陣線指揮官,負責歷時872天的列寧格勒圍城戰防禦指揮任務。

 1941年10月6日,朱可夫被任命為大本營的預備部隊和西部方面軍的代表。1941年10月10日,在朱可夫指揮下,各方面軍合併,全部隸屬於西部方面軍,實施莫斯科保衛戰和數場在勒熱夫的戰鬥。

 1942年8月下旬,朱可夫被任命為副總司令,派往西南方面軍,負責史達林格勒防禦任務。他和瓦西列夫斯基後來共同策劃了史達林格勒的反攻。11月,朱可夫奉派協調在「火星作戰行動」期間的西部方面軍和加里寧方面軍。

 1943年1月,他與克林曼特‧沃羅西拉夫共同協調列寧格勒和沃爾霍夫方面軍,以及波羅的海艦隊在伊斯克拉行動的作戰。

 1943年7月,朱可夫負責在大本營協調庫斯克戰役,根據他的回憶錄記載,他在戰前的規劃和隨後的戰役勝利,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然而,中央方面軍的指揮官康斯坦丁.羅科索夫斯基(與朱可夫和科涅夫被譽為二戰的蘇聯3大名將)卻認為,朱可夫並未在整場庫斯克戰役發揮作用,只是在戰役前到達,短暫停留後即離開,並未做出任何關鍵決策,是朱可夫誇大自己的重要性。

 從1944年2月12日起,朱可夫負責協調烏克蘭第1方面軍和第2方面軍的行動;1944年3月1日至5月初,朱可夫被任命為烏克蘭第1方面軍指揮官。在6至8月蘇聯收復白俄羅斯的巴格拉基昂進攻行動中,朱可夫協調白俄羅斯第1和第2方面軍,和後來也加入的烏克蘭第1方面軍。8月23日,朱可夫被調派前往指揮烏克蘭第3方面軍,準備進攻保加利亞。

 11月16日,朱可夫成為白俄羅斯第1方面軍指揮官,參加1945年1月中發起的維斯瓦河─奧德河進攻行動,和4月中至5月初的二戰歐洲最後一場戰役「柏林之戰」。戰鬥發起前,他曾呼籲士兵莫忘蘇聯人民在戰時所受的苦難,甚至暗示進行報復,結果演變成對德國人民的殘酷擄掠。納粹德國在柏林投降時,由朱可夫代表同盟國接收降書。

 在德國投降後,朱可夫成為蘇維埃德國占領區的第一任指揮官,還抽空返回莫斯科,奉史達林命令擔任於6月24日在紅場舉行的勝利大閱兵總指揮官。閱兵結束後,6月24日當晚,朱可夫隨即前往柏林恢復指揮。

 1945年5月初,或許是為矯正蘇聯士兵對德國人民過於殘暴的報復行為,朱可夫簽署3項關於維持德國占領區人民生活的決議,包括處理居民糧食問題、維護柏林公共服務部門的正常活動、優先為柏林的兒童提供牛奶等。同時嚴格命令下屬部隊「討厭納粹主義,但尊重德國人民」,盡力恢復德國人民的穩定生活。

 戰後受猜忌 政壇數次起落

 雖然極受軍方歡迎,朱可夫卻被史達林視為潛在的威脅,因此於1946年撤換朱可夫的德國占領區總指揮官職位,更於後續的兩年,數度將朱可夫調任到「5級」的偏遠軍區;曾任朱可夫下屬的親信,也因故遭到逮捕入罪。

 1953年3月5日,史達林突然死亡,蘇聯政局的短暫真空,讓朱可夫的生涯得以步入另一個高峰。他支持赫魯雪夫和布爾加寧掌權,並獲得信任,於1955年被任命為國防部長。然而他再度因「功高震主」招致猜疑,於1957年遭到解職並強制退休。直到赫魯雪夫下台後,朱可夫才又重新被提出表揚,但當政者主要是利用他在二戰的功績作宣傳。閒居的朱可夫則開始撰寫軍事著作,記述第二次世界大戰蘇德戰場的多場著名戰役,並闡述他的軍事思想。1974年,朱可夫去世,葬於紅場克里姆林宮牆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