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防衛需求 籌謀可恃戰力

 美國國務院於美東時間7月8日宣布,批准售我108輛M1A2T戰車。此項軍售案是陸軍引頸期盼數十年的重要武器裝備,對於提升裝甲部隊整體戰力,具有重要意義,能有效強化地面部隊整體戰力與地空協同作戰能力。國防部表示,此項軍售有助強化我國防衛能力,更凸顯臺美雙方鞏固的安全戰略夥伴關係。

 我國現役兩型主力戰車M60A3及CM-11/12戰車,均為1960年代設計生產。陸軍於獲得後,雖進行動力與射控系統強化,然因服役時間均超過30年,大部分零附件面臨消失性商源問題,裝備保修支出年年增加,在妥善率的維持上,相當艱難。在此情況下,陸軍亟須獲得新式戰車汰舊換新。

 面對中共快速進行武器現代化,多款新型戰車與反裝甲飛彈陸續服役,M60A3及CM-11/12戰車不論在機動力、打擊力、偵搜力、防護力等方面,無法滿足我防衛作戰需求。加上這兩型戰車使用舊式通信裝備,亦無法與AH-64E攻擊直升機、UH-60M通用直升機等兵力數位構連,嚴重限制兩者遂行地空整體作戰。因此,陸軍自2000年起,多次向美方表達採購新式戰車的需求,但始終未獲正面回應。此次獲得108輛M1A2T戰車,可謂雙方軍事合作的一大突破。

 戰車在聯合地面防衛作戰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在灘岸殲敵階段與城鎮作戰中,更是左右戰局的關鍵。在兵種協同作戰中,戰車在砲兵與陸航火力掩護下,可對敵兩棲登陸行動中,最早上岸的兩棲戰、甲、砲車發揮致命殺傷效果。即使共軍設法將重型戰車運送上岸,新式戰車配合反裝甲飛彈及多重障礙阻絕,亦可有效加以摧毀。因此新式戰車將是我陸軍遂行反登陸、反擊和反空(機)降作戰不可或缺的利器。

 相較於攻擊直升機與反裝甲飛彈,新式戰車具有更強的射擊持續力與反應速度。因為攻擊直升機僅能攜帶16枚反裝甲飛彈,射擊完畢後即須飛回基地重新掛彈,戰車則至少可攜帶50發各式砲彈。若僅依靠攻擊直升機反制敵機甲部隊,必然會造成火力中斷的問題。而反裝甲飛彈射擊一發後,須進行陣地變換,且須數分鐘才能完成射擊準備,其射擊速度自然不如可連續實施射擊的戰車主砲。

 因此,在地面防衛作戰中,將攻擊直升機、反裝甲飛彈、新式主力戰車三者合而為一,可發揮最大打擊效果。事實上,美軍在1991年波灣戰爭及2003年「伊拉克自由行動」的實戰驗證,這3種武器的統合運用,在城鎮戰中可發揮相互掩護、長短相輔的最佳地空聯合制壓效果。在防衛作戰灘岸殲敵戰鬥中,此三者更能利用敵登陸立足未穩之際,給予致命打擊。

 外界對於M1A2戰車在臺灣本島的作戰運用,曾有過質疑,包含道路承載,以及是否需要重型戰車等。實際上,由於該型戰車的接地面積大,路面壓力(PSI)還比現役之M60A3小。觀諸與我地形環境相似的英國、新加坡、日本、瑞士等國家,亦同樣採用重量相仿的挑戰者II式及豹II式戰車,即可了解各國仍視戰車為地面作戰重要武器裝備。

 美軍近年來於歐洲執行「大西洋護衛」重裝部隊輪調任務時,發現M1A2戰車在沼澤密布且道路較不發達的波羅的海三小國,仍能有效執行越野戰術訓練,顯示M1A2在臺灣濱海地區亦可順利進行機動。二戰迄今,多場城鎮戰實戰經驗顯示,履帶車輛在激烈交戰造成建築物破壞的地形,損壞率遠低於輪形車輛,對於建築物密集的臺灣而言,亦具相同適用性。

 除了機動性無虞外,M1A2戰車配備的先進數位化指揮與通信裝備,使其能與AH-64E等新一代直升機進行地空鏈結,此對於這兩種地空新興戰力,在複雜電磁環境下遂行協同作戰,極具關鍵性。未來若再獲得更先進之火砲、多管火箭或數位化射擊指揮系統,必能更進一步提升聯合打擊能力。除了M1A2戰車本身複合裝甲強大的防護力外,此次美國對臺軍售項目中另一項「人攜式剌針飛彈」系統,亦將提供反制敵攻擊直升機與密接支援機之對空防護網,進一步強化其戰場存活率。

 綜言之,「聯合兵種戰力發揮之關鍵在於前瞻建軍」。近年來,在中央政府全力支持下,陸軍正有計畫地逐步建立能迫使敵犯臺行動失敗的各種可恃戰力。從新型攻擊直升機、通用直升機、人攜式防空飛彈、高效能反裝甲飛彈,到號稱「地表最強戰車」的M1A2,再加上未來即將獲得之新式野戰防空系統、精準砲兵武器(彈藥)、自動化指管通資系統與尖端監偵裝備,在不久將來,國人必能見證一支嶄新聯合地面防衛戰力,承擔保家衛國使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