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晚涼天淨月華開

◎文景

 在我國文學史上,有文采的皇帝下場都不太好,例如五代南唐的李後主、北宋徽宗,他們都寫得一筆好字,畫得一手好畫,彈琴作曲無一不精,尤其是李後主留下膾炙人口的詩詞,傳唱至今數百年,讓人每每在吟誦時低迴不已。就以這闋〈浪淘沙〉為例:「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任珠簾閒不捲,終日誰來?金劍已沉埋,壯氣蒿萊。晚涼天淨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南唐後主李煜可說是「生不逢時」,既生於帝王家,卻又遭逢亡國之時。生在帝王家,接受良好的教育,在高素質文化薰陶下,成了能詩能文能譜曲的傑才,若是承平時代專心創作詞曲,成就文學美名也就罷了,偏偏生於帝王家,就注定了李煜悲劇的一生。這闋〈浪淘沙〉寫於李後主降宋、被宋太祖趙匡胤軟禁於汴京(開封)期間所作。根據宋人筆記記載,李煜的「居處有老卒守門,不得與外人接」,意思是:「李煜住的地方有老獄卒看守,不准與外人通訊」,當然也不會有人來探視,所以李煜的〈浪淘沙〉裡才有「終日誰來」的感嘆和反問。雖然,他也曾傳信給舊時臣工:「此中日夕以淚洗面」,但那張字條竟被趙匡胤派人「沒收」了,當時跟隨李煜一起投降趙匡胤的後唐臣民,並不知道他們的國君過的是「日夕以淚洗面」的日子。

 從這闋詞的內容來看,李煜大概是從清晨就坐在清冷的庭院裡,看著日光慢慢從窗前上升,看到的是苔蘚佈滿了整個台階;掛在門上的珠簾,靜靜地垂著,在這樣寧靜祥和的時光裡,即使再美好的往事,回想起來,心中仍舊有股令人感到難以排遣的愁苦;秋陽溫暖、秋風輕拂,正是最適合與朋友閒聚的時刻,身為降徒,此時還會有誰來看我呢?金劍沉埋在江底,以往的豪情壯志,就像秋天的衰草般枯萎,傍晚氣溫漸漸下降,天空中有朗朗明月星辰,只有月光無私地照在秦淮河上。

 李煜也曾想要有一番作為,但卻是「時不我予」,因此,他寫下充滿悔恨的〈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河山,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作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終日沉醉在「鳳閣龍樓、玉樹瓊枝」歲月裡,當然「不識干戈」,就算走出宮門、肉袒投降,作為俘虜了,還要讓「教坊吹奏別離歌」,李煜心中的悔恨可想而知。

 我們欣賞李後主的詞,更要警惕的是:「三千里地河山」須靠「干戈」來保護,因為失去國家,便失去一切!

 成為階下囚的李煜,明白「覆巢之下無完卵」,為時已晚!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