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新加坡戰役 誤判情報英軍投降

馬來西亞英軍總司令白思華於1942年2月15日向日軍投降。(取自維基百科)
馬來西亞英軍總司令白思華於1942年2月15日向日軍投降。(取自維基百科)

◎温培基

 一、前言

 1941年12月,日軍具有制海、制空、裝備、戰術及作戰經驗等優勢,在馬來半島登陸後,攻勢進展順遂。日本在馬來西亞海戰中,擊沉英國的威爾斯親王號戰艦,乘勢進攻新加坡,企圖掌控麻六甲海峽。以下就戰前情勢、作戰構想、作戰經過與檢討評析,分述如下:

 二、戰前情勢

 1941年12月8日,日本發動馬來西亞戰役,山下奉文大將迅速突破英軍防線,1942年1月25日,迫使英軍撤至新加坡。

 1942年1月9日,日軍開始進攻菲律賓巴丹半島,1月26日,美菲聯軍反攻失敗,退守長灘島─墨特馬的防禦地區。

 三、作戰構想

 日軍以通過海峽最狹窄的部分,奪取新加坡島為目的。藉由海道交錯之柔佛海岸,先期運用空中優勢,掩護登陸作戰準備作業;同時以一部實施佯攻,以牽制英軍主力,主攻指向西北方海岸布羅角至摩里角間之地區實施登陸,沿提馬山道軸線,向新加坡前進。

 四、作戰經過概要

 新加坡戰役概以登陸作戰、內陸突進及市區之戰等3個階段 (如附表)劃分,各階段作戰經過詳述如後:

 (一) 登陸作戰(2月6至9日)

 2月6日,日軍以火砲射擊新加坡東北方海岸與堤道南方地區;同時,在西北方擾亂射擊,實施欺敵戰術。

 2月7日夜,日軍近衛師之一部在烏賓島奇襲登陸,實施佯攻牽制英軍。

 2月8日晨,日軍砲兵對英軍第22澳洲旅之海岸陣地砲兵、指揮所、機場及連絡線等,集中猛烈射擊,同時由第3飛行集團實施猛烈轟炸掃射,英軍第22澳洲旅所有電話線均被炸斷。晚上10時30分,第18師自皮己特河以南地區,第5師自該河東側渡河登陸。日軍登陸部隊由防禦陣地間隙向亞馬金方向猛攻,企圖將第22澳洲旅,分割切斷包圍,英軍特別預備營在日軍逐次壓迫下,無法實施逆襲。

 2月9日夜,近衛師主力在堤道以西渡過克倫吉河,第27澳洲旅忽然中止抵抗,日軍進占曼臺山北側高地,並開放克倫吉大道。

 (二)內陸突進(2月10至12日)

 2月10日,日軍第5師3個團與支援戰車,在英軍未發起逆襲前,沿周樹康道擊潰英軍第12旅。同時,第18師以步戰協同作戰,突破第27澳洲旅之第29團第2營至提馬山東側高地。

 2月11日晨,日軍第18師再興攻擊,迫使英軍第15旅向東南方感化院方向撤退,日軍占領提馬山西側高地。

 2月11日下午,日軍第18師56團及114團,對感化院道與烏魯道交會點附近之英軍第22澳洲旅、第44印度旅,及第1馬來西亞旅進攻,雙方戰鬥極為慘烈。雙方戰鬥期間,日軍空投勸降信,但英軍拒降。

 2月12日,日軍第18師在強大火力支援下,突破第22澳洲旅,並包圍其右翼。英軍鑑於有被包圍殲滅之虞,第44印度旅與第1馬來西亞旅同時後撤。日軍第5師在飛機俯衝轟炸支援下,迫使麥塞部隊撤至亞丹姆道至法里爾道之線的新陣地。日軍近衛師亦在東北方面,向李未西之英軍第8旅攻擊。

 2月12日夜,新加坡要塞司令皮西維爾將軍決心在新加坡周圍建立新防線,以第2馬來西亞旅守開南機場至巴雅尼柏之小型機場間地區,第11師守巴雅尼柏小型機至伍德萊西方,第18師守伍德萊西方至坆場,第55旅守湯姆森村至亞丹公園,第54旅守提馬山道兩側地區,第2戈登營守法里爾道附近,澳洲部隊守法里爾道與荷蘭道交會處至田林車站,第44旅守田林車站至波拉維斯他道,第1馬來西亞旅守125高地及270高地至柏沙彭珍地區。英軍準備死守此周圍28哩陣線,自此展開新加坡市區之戰。

 (三)市區之戰(2月13至15日)

 2月13日,日軍近衛師攻擊英軍第2馬來西亞旅第11師。其第18師56團轉向柏沙彭珍英軍第1馬來西亞旅進攻。至黃昏時,日軍第18師56團占領270高地及其兩側地區,迫使第1馬來西亞旅退至亞歷山大兵營至波拉維斯他村之線。

 2月13日,新加坡大批難民、前方撤退之部隊及車輛裝備,造成市區擁擠與秩序紊亂。由於日空軍連日轟炸,造成自來水管損壞,提馬山補給站失陷,造成軍糧補給減少,汽油亦非常缺乏。

 2月14日晨8時30分,日軍第18師在砲兵火力掩護下,對第1馬來西亞旅正面猛烈攻擊;迄下午4時,該師以戰車支援,突破第1馬來西亞旅左翼,該旅被迫後撤至雷甲道倉庫道交叉路—奇門山之線。

 2月14日上午,日軍近衛師第3團第3營,沿湯姆森道向南攻擊,占領150高地,近衛師第4團同時對巴雅尼柏之小型機場發起攻擊。

 2月15日晨,日軍第5師對英軍第54、55旅正面猛烈攻擊,至午後,突破英軍第55旅陣地,逼近至快樂山道附近。同時,新加坡所有蓄水池均為日軍占領,僅存之伍德蘭輔助輸水站受轟炸與砲擊影響,飲用水即將斷絕。

 2月14日下午後1時,由軍方與民間組成聯合代表團,與日軍山下奉文談判;晚間,英軍無條件投降。

 五、檢討與評析

 (一)情報判斷錯誤 錯估敵軍戰力

 日軍攻擊前詳細蒐集情報,正確判定英軍戰力,深悉其要塞兵力部署,並運用靈活之情報、正確之判斷,調集優勢之陸海空軍,迅速向新加坡進攻。

 反之,英國官方判斷,日軍可能孤立新加坡,俟守軍糧絕後,可不攻自破,不致立即發動攻擊,且島上存糧頗豐,認為局勢尚樂觀,由於情報判斷錯誤,致低估日軍戰力。雖然新加坡島上早已有永久性要塞工事,但在北方海岸防衛極為脆弱,雖曾在柔佛構築工事,用以保護海軍基地,但此工事要塞構築,未以全局著眼,無實際效用。

 (二)避實擊虛 火力奇襲

 《孫子兵法》〈虛實篇〉有云:「夫兵形像水,水之行,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日軍在掌握英軍部署後,由陸上要塞背後攻擊,避實擊虛;同時攻擊前,以砲兵先集中火力攻擊敵軍防禦重點,以鬆懈守軍警覺,收奇襲之效。

 反之,英軍研擬了2個方案,決定採取不讓敵軍登陸,或縱然登陸,立即實施逆襲,殲敵於灘頭的第1案;但此案造成英軍兵力分散,難以形成重點。英軍守軍防守正面過大,大部分兵力均配置於第一線,地區指揮官未有充分之地區預備隊,因此敵人一突入,不能立即發起逆襲。另在威爾斯親王號遭擊沉後,錯估日軍海空軍對登陸作戰之影響,因此,日軍在海空聯合作戰下,順利登陸新加坡。

 (三)作戰行動一致 乘勝追擊

 克勞塞維茲《戰爭論》有云:「戰爭計劃總括整個軍事行動,並使它成為具有一個最終目的的統一行動……」此役,日軍具有旺盛攻擊精神,每次攻擊時,初期雖未成功,但能愈挫愈奮,再興攻擊,最終取得勝利。日軍掌握英軍自馬來西亞戰役後連續敗北、士氣沮喪之際,不給英軍絲毫喘息機會,立即乘勝攻擊,故能奏功。

 英軍在戰略上未能果決放棄無法固守之地區,將兵力做充分有效之運用,且逆襲部隊未有協同一致之行動,故每次逆襲隨即失敗。而日軍有效運用制海、空權,作戰中俯衝轟炸機猛烈轟炸,使英軍逆襲部隊無法協同,竟至分割兵力逐次攻擊。

 六、結語

 此役,棄械投降之英軍達7萬之眾,為英國歷史上所僅見,再加上吉隆坡投降的5萬人,整個馬來西亞半島整體作戰,英軍12萬人向日軍投降。日軍登陸並占領水塘,迫使英軍投降,控制遠東戰略要點之新加坡,以其海軍基地及機場,為日本開啟太平洋通往西方之門戶。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