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幸福達陣】遺愛與續愛

圖/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
圖/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

◎姜捷

 自己參加過上千場的記者會,很少在嚴肅的政令宣導或公益勸募會場上落淚,但一場呼籲重視器官捐贈的「生命探索,用愛溝通」講座,卻讓我為之泫泣。

 三軍總醫院器官捐贈移植中心的葉姍姍協調師,娓娓道來遺愛人間的故事。她誠摯地說著:「器官捐贈最終的本意,是讓死者安心,生者放心,生死兩相安」的審慎表情,真的觸動我心!再三咀嚼「亡者遺愛,生者續愛」的哲理,默默簽下器官捐贈同意書,落筆之際,深切了然──不幸,也能成全另一種幸福。

 一位醫師在生命末刻得到捐贈的肝臟;重生之後,他以自己的醫學專業至今已治癒了四百一十四位病人,一個人的遺愛,創造了另一個人的續愛,打造了四百一十四人的幸福,愛還在延續中。

 有位父親決定器捐,平常和爸拔很親的稚兒來探病,卻害怕接近全身插滿管子的陌生病人,協調師鼓勵他描畫出自己的小手,與父親的大手一起交疊在畫中……多年後,這張小手交疊著大手的簡筆畫紙,彷彿還留有父親的溫度,一直是兒子恭放在案頭,激勵他向上向善的源頭。

 有位開救護車的司機在工作中早已看透生死,在他臨終時,妻子順應他的遺愛心願應允器捐,只求從醫院送往移植醫院摘取器官前,讓大體能先回一趟鄉下老家,沒想到全村的人都出來向他道別,承諾著「你的家人我們會照顧」。高齡長者含淚相送,要他安心地走;才三、四歲的兩個幼兒撲倒車前,要爸爸加油,勇敢去做救人的英雄。

 生命學分走到盡頭,往往是由家人拿最後主意,然而忌諱避談死亡的中國人,常常會好難「開口說」;明白器捐續命之美的人,要在生前就好好與家人溝通,特別是長輩有「全身而退」的傳統觀念,得先婉轉地說服老人家;明明同樣都出於愛,溝通不良就會在意外震驚時,再度造成悲慟家人情感撕裂的傷痕。

 一個個不幸的故事,因著愛,翻轉成幸福與感恩的圓滿。在影音簡報上,看到三軍總醫院摘取器官的醫師與護理師向大體行最敬禮,看到三總為器捐者所辦的追思感恩紀念會,捐贈者家屬與受贈者全家都同聚一堂的溫馨場面,所有人都含著淚水,但那溫暖的熱淚中有平安、有感謝、有圓滿、有希望,還有人間至性至愛,而且沒有遺憾。

 有句警語說得好:「明天和意外,永遠不會知道哪個先來!」在鄭重簽下名字的那一刻,我對自己說,要好好保重,多照顧自己的身體,別隨意熬夜,別懶得運動,別暴飲暴食,也別快速飆車,這身體從今爾後不再只是自己的,留一點可用的給別人吧!

 相信,這是我「身後有餘情」的幸福宣言。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