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生命的感悟

◎王漢國

 阿月姊往生了,內人在她給教友們的臉書上寫下了心中最深摯的感言。

 她說:「阿月姊蒙主恩召,回到天家……為著她脫離人間苦難,已得安息,去到永恆的天家,興起無限的追思與懷念。」

 「對基督徒來說,生死只是過境,她只是睡了!在這個世界上,她擁有了人間最珍貴的親情,讓她享受生命的樂趣,與子女相伴、兒媳、子孫們的相依相隨。」

 「阿月姊是帶著豐盛的愛,離開了這個苦難的世界。最後的二十一天,她屬靈的生命,天天得到莫大的安慰和拯救。長老天天將她抱在臂彎裡,為她祈禱和救治,為她創新生命力,不斷釋放能量與努力。」

 做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她以這樣的心情訴說對阿月姊的不捨,自是內心充滿著無盡的哀思,但同時也道出了人的生命本體(質)、人最終的皈依和天道之間的關係。

 「生命的一切因緣是什麼?生命來自何處,又去向何方?」這是人們始終探究不止的共同課題。記得大文豪蘇軾在〈赤壁賦〉裡曾說過:「自其變者而視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視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可見,對於人的生命的歸宿問題,若能轉換視角或以開放的態度來看待,其結果必大有不同。

 我們常說「要尊重生命」,事實上,對生命的最大尊重,就是讓「萬物保有本來的面目」,而本來的面目即是「本真」,指未經修飾或雕琢過的面目。此誠如莊子在〈天道〉篇中對於美的形容:「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樸素指的就是「本真」,本來的面目。

 身處一個濁浪滔滔、物欲橫流的社會,要保有本來的面目,就需要在修心養性上多下工夫,重視本心、本性的歸屬,切勿盲目地認同和追逐世俗的價值。而如陶淵明所謂的「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就是善守本心、本性的最佳寫照。

 依照《六祖壇經》的解釋:人的本心、本性如同日月,本自皎潔,只是因為受到後天的習染,如同烏雲遮蔽了日月,以致晦暗不明。所以一切的修行在於勵德,就是為了撥雲見日、走出翳障,明心見性、自性圓滿。

 「阿月姊接受了神的款待,在萬般病苦的折磨中,依然流露出安慰的笑容,眼神裡依然充滿著希望和感激的光芒,肉身會衰敗死亡,但靈魂永遠興盛不滅。……」

 這段出自本心、本性的話,是因為她深信阿月姊只是睡著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