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因應俄「中」威脅 美加速極音速武器研發(下)

◎巫穎翰(譯)

(接上文)

 中共極音速武器開發現況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通表示,大多數專家學者都認為中共把極音速武器開發視為優先項目的原因,是為了要因應日益複雜的美國軍事技術帶來的特定安全威脅,而這威脅就包含了極音速武器本身。中共對極音速武器的追求就如同俄羅斯一樣,普遍反映出對美國可能以極音速武器,發起針對中共核武庫與相關支援設施先制攻擊,或是斬首攻擊的憂慮。而美國的飛彈防禦能力則可能限制中共對美國進行報復反擊的能力。

 中共表現出對俄方極音速武器發展進度的興趣,也進行了自己的極音速滑翔載具(HGV)測試。此外2017年1月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共有超過一半有關極音速武器的公開論文中,都參考了俄羅斯的極音速計畫。這顯示中共考慮在區域範圍內使用極音速武器的程度提高了,一些分析認為中共可能將HGV與東風21與東風26彈道飛彈進行整合,以支持其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而中共至今尚未決定他們的極音速武器會攜帶傳統彈頭或是核彈頭,或是發展雙重用途的極音速武器。

 中共已對專門用來發射HGV的東風17型中程彈道飛彈進行了多次成功測試,美方估計東風17射程約1600至2400公里遠。根據國會的一份報告,中共還對東風41型進行了測試,該彈道飛彈可改裝以搭載常規或核彈頭HGV,因此,東風41的發展,明顯增加了中共火箭部隊對美國的威脅。據報導,中共已對DF-ZF型HGV(搭載HGV的東風系列飛彈,之前簡稱為WU-14)進行至少9次測試,而美方評估射程大約在1900公里,還表示該HGV或許有能力在飛行期間進行極度機動,最快可能在2020年服役。

 中共航天空氣動力技術研究院(CAAA)的新聞稿指出,中共還在2018年8月測試了具備核能力的極音速原型載具星空二號(Starry Sky-2)。星空二號與DF-ZF不同,是一種使用載台飛行後,使用升力面衝擊波以獲得升力的乘波體飛行器。CAAA宣稱該載具達到6馬赫的最高速度,並在著陸前進行了一系列飛行動作,報導指出星空二號約將在2025年服役。

 中共有強大的研發基礎設施,用以研究極音速武器,葛里芬表示,中共的測試次數是美方的20倍。中共在2018年9月測試了D18-1S、D18-2S與D18-3S三種乘波體載具,每一種都有不同的空氣動力學特性。分析認為這些測試可幫助中共研發不同速度飛行的載具,包含極音速飛行。中共也使用6倍馬赫的凌雲高速發動機與超音速燃燒衝壓發動機,研發抗熱部件與極音速巡航飛彈技術。

 根據詹氏防衛週刊的報導,中共也同樣大力投資極音速地面測試設施,CAAA運作FD-02、FD-03與FD-07三座極音速風洞,分別能達到8、10、12馬赫的速度。還有可模擬5到9馬赫的JF-12風洞與10到15馬赫的FD-21風洞,預估到2020年,中共的風洞將能模擬25馬赫的速度。而眾所皆知的,中共也在酒泉與太原衛星發射中心進行了測試。

 美國會的考量因素

 在美國會審批預算與計畫的同時,可能考量到一些極音速項目的議題,如預期成本、對戰略穩定和軍備控管的影響。以下就問題進行概述:

 雖然五角大廈正對一些極音速計畫提出預算需求,但並未建立計畫的紀錄。表示國防部尚未批准有關該武器的需求案或長期投資計畫。國防部副部長辦公室極音速項目助理主任懷特表示,國防部尚未決定購買極音速武器,而是以開發原型的方式來確定最可行的整體武器系統概念,並根據實驗成功的部分及實驗中具挑戰性的部分來做出定奪。而基於美國會對國防部的項目進行監督,國會可能會尋求國防部針對極音速武器潛在任務情境的評估,以及任務替代方案的成本分析。又或者太空支持技術的評估,例如用以進行極音速武器防禦計畫,可能需要的太空感測器或自主指管系統。

 資金考量因素

 懷特表示,國防部在決定要發展完整防禦項目的同時,也把攻擊項目至於優先考慮,這反映在國防部2020年的預算中,整個極音速項目預算為26億美元,其中防禦相關預算占1.574億美元。一些分析指出,用於防禦方案的投資不足,從2020年的預算案來看,資金到位的速度與額度都不足以開發防禦用的太空感測系統。基於極音速武器缺乏明確的任務需求,國會可能難以評估這些計畫在相關技術、支援設施與防禦計畫的資金平衡。

 另外,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也在2020的預算報告書中指出,他們正在注意極音速武器系統可能造成衝壓噴射發動機專屬系統重複開發的狀況,而導致成本增加。委員會建議國防部,應制定並實施一套全面的極音速科學技術路徑圖,以此協調部內所有部門的計畫。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則建議,應該設立一個極音速項目的過渡辦公室,以將所有部門的技術優先事項標準化。

 戰略穩定的考量因素

 一些分析指出極音速武器對戰略穩定產生影響的2大因素:1.武器飛行時間短,這會壓縮反應時間;2.不可預期的飛行路線,這會使對武器可能目標的判斷產生疑慮,這在衝突中會產生誤判或意外升級局勢的風險。也由於彈頭不易辨識,難以區分是否為攜帶核武的極音速武器,因此可能導致局勢升級。

 正如聯合國的報告指出,不論發射國是如何看待與定位HGV這種武器,一旦目標國知道發射國發射的是HGV,就算只是傳統彈頭,目標國也可能視之為戰略性武器,並採取相應的戰略性回應。威脅感知與局勢升高之間的差異,可能會導致意外升級,這一類疑慮,使國會限制了對傳統快速打擊計畫的資助。

 軍備控管的考量因素

 一些分析認為,美國應該採取措施,減少風險或限制武器擴散,如擴大新的戰略武器裁減條約、談判新的多邊軍備控管協議,或採取信心建立措施與透明化作為。美俄戰略武器裁減條約(START)並不包含那些慣性彈道飛行低於總飛行距離50%的武器,極音速武器正屬此類。然而,條約中的第5條指出,當締約一方認為出現了新型的攻擊性戰略武器,該方有權提交該問題至雙邊磋商委員會(BCC)審議。因此,一些法律專家認為,美國可以在BCC中提出討論,將極音速武器納入START中。但新START將在2021到期,除非能延長至2026年,否則這個方案可能只會是暫時的。

 另有意見指出,可以談判新的軍備控管條約,以暫停或禁止極音速武器試驗,這種觀點認為,禁止試驗是高效率且可查核的手段,有助防止潛在的軍備競賽,並維持戰略穩定。但反對意見指出,這是不可行的,因為極音速武器與其他速度較慢、射程較短,且同樣會破壞核嚇阻的傳統武器,並沒有明顯技術區別。這些反對者提出的方案是國際透明化作為與信心建立措施,例如交換武器數據、共同研發、提供測試前通告、為極音速武器選擇獨立且獨特的發射位置,並限制海上測試。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