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第四個不見的人

◎偌堯

 我來告訴妳,是什麼毀了我們的家。

教堂鐘聲響了,那無罪的,已替我們成為罪,在神的見證下,害死妳的兇手,馬上會受到制裁。

 那個女人她就在門口,正準備走過我們身邊,妳看看,她竟敢笑得如此放肆,牙齦都跑出來了,醜不醜?提醒她多少次,這模樣很粗卑,大人物會把她當傻子,也拉低我的層次,怎麼就改不了?現在新郎不是我,該哭還是笑?

 大庭廣眾下胸部擠成兩球甩啊甩,羞恥心在哪?她是新娘,不是舞孃,氣質與品味是天生的,教也教不來,馬甲凸顯鎖骨線條沒錯,但曬出肥軟的肉臂讓我倒胃,花十幾萬幫她買的健身課程沒用嘛!

 不是辦喜事就得把頰唇抹得紅彤彤,俗氣極了!簡素淡雅小清新才有格調,帶她參加多少宴席,沒sense也要懂模仿,最糟的是還盤了個老氣鬆散的髮髻,掛三層發黃珍珠鍊在頸間,貴氣不足自損優雅,怪誰?

 妳瞧,緊黏她的那張臉孔平庸枯乏,她選他真沒眼光,街道上來回碰個幾次也記不住,他連我的小指頭都追不到,上得了檯面嗎?多等我幾年,光景就會不同,一紙契約真那麼重要?

 妳說,她是不是比我母親想不開?

 母親還沒走的那幾年,一天到晚嫌父親沒用,嫌他退休在家廢了,「再多出個一百萬買那棟透天厝,現在早賣了蓋大樓,你就是死腦筋。」父親總默然應對母親的數落,她病倒那陣子,這話被講得兇,他在親戚面前更抬不起頭。

 父親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正直的人,被一棟房子弄得鬱鬱寡歡,不就錢嘛!給我十年爬上部長位置,還有人敢看不起我們嗎?

 十年,我只要十年,你們為何沒一個耐得住,說走就走,一點都不尊重我。母親癌末撐沒多久,隔年最疼我的阿嬤糖尿病離開,父親,我最後的血緣至親,也落得心肌梗塞猝死,你們還給不給我活?

 我一度以為,她陪伴我經歷他們弎消逝,會明白「當部長」這個用三條人命灌溉的目標,必須也必然得實現。結果呢?她比背地裡想踩絕我的人更無情無義。

 前前後後,我在她身上付出超過兩百萬元,她卻為了這場廉價低級的婚禮背叛我,是她不給妳機會再來,是她拆散我和妳的緣分。

 這輩子,我對不起的人只有妳,是「妳」沒錯吧?妳一定是個女孩兒,我可愛的小天使,如果她沒拿掉妳,現在妳幾歲啦?當時的我,不是不想要妳,而是不能要妳,時機不對,沒辦法讓她生下妳,拖著一大一小,我打不進官場,當不了上等人,只能擁有一個平凡家庭,最終妳母親也會說出和我母親一樣的話,「沒用的男人」。

 現在,我準備好了,媽媽、阿嬤、爸爸,還有我唯一的孩子,再等一會兒,等她和新郎走完紅毯,我們便將重逢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