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我的國中時代

◎鄒敦怜

 好幾個家長在臉書發文,說自己的孩子終於小學畢業,準備開始「七年級」的生涯,讓我也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國中時代。

 金華女中,民國六十八年入學,當時學校裡全是女生,一個年級有將近四十個班,每個班五十幾個人,熙熙攘攘的校園,每天都升旗,那是非常壯觀的場面。學校鼎鼎有名、升學率高,我參加聯考那年,隔壁班就有二十個人都上北一女。好學校當然吸引許多越區就讀的學生,同班同學中,有的最遠從桃園到這兒就讀,她每天五點多就要搭上火車趕著上學。

 學校對服裝儀容要求嚴格,以頭髮來說,每個人都得清湯掛麵,頭髮中分,與耳垂齊平,只能用黑髮夾。學校對頭髮檢查嚴格,超過長度屢勸不改的,會被叫到司令台前排排站,生教組長拿著剪刀,先剪掉一截,叮囑隔天到訓導處複檢。一整天頂著一邊長一邊短的頭髮,除了丟臉以外,沒有別的詞語可以形容當時的心情。還好,學校升旗台後面有理髮部,剪一次頭髮十塊錢。有一次大檢查時,理髮部偏偏只剩一位阿姨,聽著進操場的音樂響起,我們情急之下借來剪刀,就互相剪起頭髮。

 雖然升學率高,但上課卻非常正常,每一科都按照課表上課。家政課最讓我頭痛。我記得上縫紉課時,每人一台縫紉機,別的同學都縫出正常的裙子,有的還為自己做百褶裙,我每節課都得不斷為打結的縫紉機換線,最後交出來的是一條非常大的抹布。毛線編織課程更是災難,大家都看得懂那些繁複的圖案,只有我一看到就頭暈。在課堂上勉強編了一小段,帶回家後就一點也不想再度拿起。後來是媽媽和當時住在家裡的小阿姨接力完成,由於手勁不同,那條圍巾也展現某種特殊的扭曲前衛風。

 每個科目都有小老師,每位小老師都很負責任。記得我當英文小老師,還自己刻鋼板出考題給同學當作業。因為我出題出得太起勁,總務處負責印考卷的工友阿姨,乾脆教會我怎麼印考卷。童軍課老師會給我們很多的任務,包含分組「包」下某一節課,我們得負責表演、設計活動、安排流程、提供有獎徵答,還會自製獎狀。現在回想,當時的老師真厲害,這已經完全是最先進的教學方式了,那可是將近四十年前啊!

 高中聯考是第一次分流,讀高中、高職、五專的開始有不同的圈子;之後大學聯考又再次分流,同學們彼此聯繫的機會就更少了。悠悠歲月彈指而過,我們從豆蔻年華的女孩變成中年大媽,生活的磨練讓每個人都有點滄桑。國中那一年屬於我們的驪歌聲中,面對聯考的緊張大大地掩蓋過離別該有的依依不捨,我們很多人都不知道,在這天之前每天在學校尋常的見面,畢業後離開校園,要再次聚首竟然成為不可能的任務。國中時代的記憶,也就這麼一直放在腦海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