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草葉有餘情

◎莊雲惠

 經過住家附近一家傳統雜貨店,瞥見地上擺放一簍新鮮的「魚腥草」,起初不以為意走過,但念頭一轉,再次回眸,依稀看見令我傾心動情的北方佳人,心想:「與其路途迢遠上山採拔,還不如就此買下」,於是折返駐足。

 上了年紀的老闆一看有人青睞,滄桑的臉龐堆滿笑意,叨絮訴說他到郊區好友農地採摘的豐碩成果。「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眼前這些魚腥草又何嘗不是?我曾採拔過,不到半個小時已汗水淋漓,收成卻很有限;這滿滿一簍魚腥草,不知要耗費多少時間採摘?套一句老闆的話:「老人工,不值錢啦!不用成本,就當做健身。」

 一旁有位老人家搭腔說:「少年人也知道『臭臊草』喔!」我心裡暗自竊喜,早已邁入中年還被稱「少年人」,飄飄然的虛榮感不禁油然而生!然後我又展現好學不倦的精神,認真地向長者請教從小到大所熟悉,客語稱為「狗貼耳」的魚腥草,閩南語「臭臊草」的發音。

 在都會區一隅,能邂逅原本應該生長於溝邊、溪畔或潮濕山林的魚腥草,也許是偶然;存留於童年印象母親熬煮的「涼茶」,若干年後竟成為浪漫的寄情,或許是必然。因為懷念,加上依戀,顧盼之間,草葉有餘情,心靈彷彿長出了雙翼飛向夢寐的鄉園,尋覓失落已久的美好記憶,找回生命幽深的慰藉與溫暖。而我也在經驗的傳承下,學習了各種知識與技能,讓生活更加豐實。

 其實,我是後來才知道,又叫「蕺菜」的魚腥草早在兩千多年前就被當做野菜食用,又因它能清熱解毒,因此被譽稱「藥草之王」,正式做為藥用,列入醫藥典籍。長久以來一直扮演藥、食兩用的雙重角色,為養生保健、防病治病的藥草。如今面對這無需冒著被蚊蟲叮咬、流汗採摘的滿簍青草,花上少許金錢便能擁有,我可是心甘情願,甚至豪氣地全部購買,準備曬乾保存。

 當我在後陽台鋪曬魚腥草,占據了半邊地,心裡竟有股莫名的快感,就像是凱旋歸來的戰士正驕傲地展示戰利品,並恣情享受植物的特殊香氛,任其迴旋於偌大空間,喚醒了沉睡的記憶,滿足了缺少的經驗,也豐富了平淡的生活!俯身鋪陳之際,我依稀聽見心靈怦然跳動的節奏,看見了繽紛色彩,在天地間盡是美好的想像,還感受著人間有情、萬物奧妙的逸趣!心想,它也是在盛夏流轉的美妙頌曲吧!

 接下來數日,我要妥善照顧魚腥草,確保它能被安然曬乾保存。這純粹的想法讓自己錯以為是務農的村婦,心念很簡單、方式很原始,淡淡的快樂透過無聲的植物在靜寂裡蔓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