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聯合兵種營編成 戰力轉型新階段

 國防部參謀總長沈上將日前主持陸軍裝甲586旅「聯合兵種營」編成典禮,除代表總統與部長嘉勉單位編成,並期許官兵持續精實訓練,打造戰力堅強的國防勁旅。總長並宣布「編裝實驗」即日起展開,待完成所有驗證項目及配套調整後,陸軍將徹底改變現有作戰部隊之組織編裝,也象徵戰力轉型邁入另一個重要階段。

 沈總長強調,為有效因應中共與日俱增的威脅,國防部推動「聯合兵種營」組織調整,在於提升地面部隊指管、目獲及地空整體戰力,使每一支新編部隊均具備「早期監偵目標、集中火力打擊、快速機動應援、獨力遂行作戰」能力。未來配合作戰需求,陸軍亦將逐年檢討建案需求,籌獲必要武器裝備,以充分發揮新式組織編裝之聯合兵種戰力。

 在為期一年的「編裝實驗」過程中,總長特別指示586旅聯合兵種營,必須遵循「仗要怎麼打,部隊就怎麼練;作戰任務在哪裡,部隊就在哪裡訓練」要求,結合戰術戰法精進方向,採「先專長訓練,再組合訓練;先兵種協同,再軍種聯合作戰」方式,踏實漸進訓練,以圓滿完成所有驗證項目,為後續全軍編裝調整奠定良好基礎。

 揆諸近代戰爭史,前瞻敵情威脅變化、掌握軍事科技脈動、適時改變戰術戰法、推動配套編裝調整,為軍隊確保國家安全之必要作為。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記取組織、戰法彈性不足而陷入長期消耗戰的教訓,徹底改變組織編裝,結合地面與空中戰力,發展「閃擊戰」戰術戰法,遂能在歐陸發揮所向無敵之驚人戰力,甚至在法國戰場擊敗武器裝備素質較優的英法聯軍。顯見組織編裝與戰術戰法之良窳,足可左右勝負。

 強敵環伺的以色列,能屢敗強敵屹立不搖,關鍵在於能在每一次戰役汲取教訓,並進行戰術戰法、組織編裝、武器裝備之配套發展。觀察1973年「贖罪日戰爭」之例證,以軍雖遭埃及與敘利亞兩國猝然奇襲而處於劣勢,且其裝甲部隊遭敵軍反戰車飛彈重創,仍能在靈活編組調整與立即改變戰術的彈性運用下,迅速扭轉戰局。同時首開步、戰、砲協同的「聯合兵種作戰」先例,對日後美國、蘇聯及其他國家之戰術戰法帶來啟發,美國陸軍在《多領域作戰—21世紀聯合兵種作戰》白皮書中,亦將以色列戰史例證列為師法榜樣。

 臺灣為山地、丘陵、河流縱橫形成之複雜地形,加諸經濟發展與人口成長所塑造之高度城鎮化、工業化環境,在用兵作戰方面尤其困難。由美軍二戰後歷次戰役經驗,可看出部隊在此種環境中,必須擁有靈活編組與獨立作戰能力,方能有效因應各種戰場狀況。由於共軍快速增長其空中、陸航與兩棲戰力,我地面部隊更須擁有一定防空、反裝甲、機動/反機動能量,方能在高度複雜地形快速展開兵力分合,並利用城鎮地形進行戰力防護,以迅速反擊作戰。因此,「聯合兵種營」所望達成之「發揮聯合兵種協同」及「提升獨立作戰能力」目標,確有戰術上的必要性。

 未來「實驗編裝」部隊在執行各項驗證課目時,陸軍所屬各兵監單位必須同步進行準則與戰術戰法發展,各項建軍規劃與建案項目亦須與時俱進,不斷滾動式修調,方能肆應未來作戰需求。觀察共軍在「軍改」後,除了「合成營」的組織調整,在指揮管制、戰術戰法、武器裝備、後勤支援等方面,亦多有重大改變,不容小覷。國軍在進行編裝及戰術戰法驗證過程中,必須充分加以考量。

 在敵情威脅日趨嚴峻,作戰環境不斷變化,審度敵我優劣之勢、善用有利地理條件,發展可充分發揮我優勢之戰術戰法,並適時調整組織編裝,絕對是提高作戰成功公算的至當作為。因此,國軍在推動「聯合兵種營」組織調整的同時,亦將不斷檢討三軍所有部隊在未來防衛作戰中,如何有效發揮「創新、不對稱」優勢,適時、適切精益求精,以利落實「整體防衛作戰構想」,達成「重層嚇阻、防衛固守」之軍事戰略目標。

 綜言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歷史上無數戰例皆證明,能掌握機會、追求改變、善用優勢者,才能獲得較大之勝戰公算。面對安全環境、敵情威脅與國防資源等條件的不斷變化,國軍一直不斷追求改變。未來「聯合兵種營」進行編裝驗證後,仍須不斷透過各項演訓課目,檢討窒礙問題與精進方向,方能使組織編裝更臻完善、戰術戰法與兵力整建更形周延。除了國軍自己不斷努力外,亦期待專家學者的指教及國人的共同參與,以打造確保國家安全的強大可恃戰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