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動員產官學資源 打擊假訊息(中)

◎李華強(譯)

(接上文)

 在對抗假訊息方面,Facebook與Google已實施類似手段,例如對於第三方事實檢查者在其新聞貼文內標記的內容取消排名、重新調整檢索演算法等。長期以來,社群媒體公司透過機器人偵測與移除,以及追蹤惡意騷擾者等方式,降低假訊息的渲染效果;同理,積極使用偵測演算法,有助於降低假訊息的散播,如Twitter在2018年5、6月停權7000萬個帳號,並宣告在1週內將990萬個可疑帳號停權;較2017年9月1週內,中止320萬個帳號提升許多。隨著資訊環境的資料容量與多樣性不斷提升,運用自動化和機器學習來減緩惡質內容、降低擴大宣傳效果,提高歸因要求,絕對能強化相關作用。

 長期而言,科技公司投入顯著比例的工程能量,強化其判別國家支援影響活動之能力;善用現有的實務與傳統,如Facebook的「黑客松」(hackathons;程式設計馬拉松活動),俾決定工程項目,並針對該特定目的建立原型。各家公司應試行類似論壇,就假訊息問題開發新的技術解決方案。

 企業合作排除跨平台散播

 產業合作對反恐工作至關重要。由Facebook、YouTube、Twitter、Microsoft等公司於2016年創立的「狀況分享機制」,或更正式的「全球網際網路反恐論壇」,就是該經驗的重要典範。「狀況分享機制」提供業界分享資料庫,可自動辨識有違公司政策的內容(視訊和圖片);換句話說,若某家公司偵獲恐怖活動內容,並將其輸入資料庫,後續資料庫比對吻合時,就會在該內容轉貼至其他平台前先行阻擋,預防使用者的惡意活動。最終目標係將上述做法延伸至業界主導的「全球網際網路反恐論壇」,阻斷與防止恐怖分子運用該論壇成員的平台;該項原由大型科技公司發起的倡議,如今已包括許多小型公司、國際政府機關、學術界,以及非政府組織建立夥伴關係。

 在該新興戰場中,不同科技公司往往面臨類似挑戰。某些公司相互分享特定考量的經驗,範圍包括就美、加地區以外大多數用戶制定政策、發展尖端技術,超越傳統約束的企圖等;各公司在處理可疑內容,以及重複犯行與累犯等方面,呈現更明顯的類似傾向。訓練並相互了解各公司指導準則,有助於簡化對抗假訊息的作業流程;例如,業界合作就有助於發現恐怖分子在YouTube張貼的宣傳資訊,阻止其轉傳至Twitter,有效預防國家支援的不實訊息在不同平台間傳播。一旦判別影像或「大腦模仿病毒」(meme;另譯「模因」,指網路上迅速傳播的概念),諸如2018年5月揭露的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機構」於3500個Facebook和Instagram帳號貼文事件,即可自動化排除其跨平台散播活動。

 2018年間,科技公司大力推動更重要合作事宜。Microsoft於2018年4月宣布推行「捍衛民主運動」,即表明科技公司間夥伴關係,是對抗網路干涉性威脅的重要一環。2018年9月,Facebook公司首席營運長聖伯格向美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表示,該公司與業界夥伴密切合作,致力於解決外國干涉活動的問題;Facebook、Microsoft、Twitter等公司於同月宣示,將在歐洲合力對抗「假訊息」,即可視為拓展全球合作的試金石。倡導公司間積極合作,對解決相關問題固然重要,然這些公司內部早已具備經驗證的反恐作業模式,將其發揚光大才是當務之急。

 科技公司或可取法「全球網際網路反恐論壇」模式,由自發參與的公司建立,並資助一套假訊息偵測機制;目標不僅是提升平台間自動化偵測假訊息的作為,更要界定假訊息俾建立業界標準。如同「狀況分享機制」,該項技術性合作基礎,同樣具備未來拓展至跨功能領域的潛能。

 產官通力合作對抗假訊息

 對抗外國惡意網路與行為者的關鍵要素之一,係美國政府的組織動員之道。愈來愈多專家疾呼,諸如國家反恐中心等機構,以及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等監管架構,應協調資訊分享,並簡化核准流程。這些跨部會層級組織,在推動反恐情資整合與授權方面確屬有效;然而,有效的合作仍須「落實基層」,誠如反恐戰成立的較低層級、同儕式合作關係,往往可獲致立竿見影的成效。這些互動亦可做為後續成立全面性新架構的「測試平台」,俾對抗與反制外國數位影響活動。

 基於「情資主導行動」的構想,911事件後,美軍特戰司令部許多單位,陸續整合成分析層級組織,其中包括「聯合跨部會特遣部隊」;具備社群網路與全方位情資專長的分析員,與領導突擊部隊的指揮官合力將分析「付諸行動」。這種結合「支援」和「行動武力」的直線式安排,不但節省聯繫時間,更鼓勵對應單位間的創新作為;許多部會的年輕官員,也能藉此分享早期徵候和預警的威脅情資、交流最佳作法、激發創新解決方案。

 911事件後,歷年來跨部會情資分享的卓越績效,可視為後續情資整合的模範。科技產業將是未來戰爭的關鍵戰力,過往的成就則能結合公、私業界不同領域,藉此將來自於產官的基層專家共聚一堂。這類框架早已存在,經驗證的整合系統也已就位。創立更小規模、更前瞻的情資融合單位,臨時性整合公、私業界分析人力,從事更細緻層次的情資分享作業,將可提供政府與私人企業合力對抗外國資訊活動時所需的機動性。社群媒體公司早已在威脅情資計畫與其他相關事宜中,納入具備從業經驗的人員,俾迅速反應恐怖威脅,尤其是迫切、涉及「真實世界」的危險。此外,相關公司也強化執法反應力道,與聯邦政府相關單位積極合作反恐事務。

 然而,上述作為仍不足提供當前資訊環境內對抗影響活動所需之適切徵候與警示,應擴大與改進,俾順遂假訊息之戰。科技公司與學術和研究機構的夥伴關係,如Google和「國家網路安全聯盟」與哈佛大學約翰肯尼迪政府學院的貝爾福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以及Facebook與大西洋理事會,都是發展合作事項的重要平台。將聚焦於情資價值的政府分析員,納入這類夥伴關係,有助於對抗社群媒體平台上惡意的外國影響活動;諸如聯邦調查局的外國影響力專案小組,就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應視為更廣泛作為的一環,除擴及分析員階層外,另須確保美國政府和科技公司響應。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