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從嚴從難 戰術任務行軍淬鍊英豪

 陸軍特戰指揮部特5營日前展開為期21天、全長550公里的「戰術任務行軍」,期藉縱走山林與海濱特殊地形,磨練戰技與戰志。國軍年度重大演訓任務除「兵種協同訓練」及「軍種聯合訓練」外,此一由陸軍司令部規劃、特戰指揮部執行的「戰術任務行軍」訓練,可說是國軍指標性的訓項之一。戰術任務行軍旨在磨練幹部的部隊掌握及指參作業能力,並驗證特戰官兵平時訓練成果,更淬鍊參演人員勇猛頑強、誓言達成任務的決心。

 陸軍特戰部隊執行「行軍任務訓練」之源起,可追溯至民國64年。當時共軍喊出「300公里拉練、300公尺遇硬(衝鋒發起)」的口號,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先生,立即指示國軍研究對策,以展現國軍超敵勝敵之決心。因此,國防部即令「特戰總隊」策劃500公里野營(山地游擊戰),並在同年10月正式執行。

 當時的行軍訓練,全程計21天、500公里,所經之地均為高山丘陵險要地形,加上山區氣候難測,時而滂沱大雨,訓練強度不在話下。後續因組織更迭及任務調整,戰術任務行軍訓練曾一度暫緩,至民國88年再度恢復。20餘年來,行軍任務分別完成最長520公里路程及攀登最高海拔3420公尺(武嶺),更同時納入災害防救、水域訓練及新式裝備驗證,各種考驗不斷變化,對特戰官兵而言,可說是除傘訓外,軍旅生涯中最難忘的回憶。

 「戰術任務行軍」的精神,就是落實國防部「仗在哪裡打,部隊就在哪裡練」的要求,行軍路線概略結合任務地境,並實際了解戰場環境,加強與地方政府及守備區內友軍部隊的協調合作;全程採「邊行軍、邊訓練、邊調查」的方式,並實施特戰部隊各項關鍵訓項,除了強化特戰部隊前觀、前管、狙擊、爆破及通信的知能外,行軍全程航空旅亦配合實施陸空通聯、空中運補,以及在特種地形下模擬戰傷急救要領,探勘沿途地理環境,尤其是在土石流潛勢區的兵要調查,同步演練災害防救的訓項。

 在戰術行軍過程中,為驗證官兵平時駐地訓練成果,也會規劃在行經路線上的適合地形,實施移地訓練。為使官兵能在陌生環境迅速掌握方向位置,過程中排定「定向越野」課程,磨練基本越野知識、導航、搜索及方向判定與維持技能,提升特戰部隊於陌生環境下作戰能量;官兵須在有限時間內,發揮團隊力量,結合地形地貌,判明自身在軍圖上的位置,運用指北針於蠻荒山野中,精確找到任務座標,不僅比體力、耐力,更比智力。

 近年來由於個人攜行式電子導航裝置普及,在定位衛星引導下,人們已能快速到達所望地區。即使如此,美軍不論是基礎入伍訓練或高強度如突擊兵訓等戰鬥課程,仍設有「地面導向」課程,目的就是要磨練官兵戰時在定位衛星受干擾的情況下,單憑軍用地圖、指北針及傳統導航技能(步幅測距)執行任務之能力。

 此外,為提升官兵全天候城鎮作戰能量,特戰營亦利用行軍過程,選擇開闊地實施應用射擊。此項射擊技能,係汲取歷年外軍互動交流及美軍城鎮規復作戰經驗設計,模擬城鎮作戰中所遭遇的各項空間限制,透過應用射擊課目,由定點轉化為多點目標射擊,並考量空間大小,適時快速轉用步槍及手槍射擊,以氣球搭配傳統固定靶為目標,模擬真實戰場多變地形實況,結合色彈實施訓練。透過色彈明顯的彈著點,反覆驗證自我檢視,更有利於幹部實施訓後回顧,有效提升特戰官兵城鎮作戰射擊能量。

 特戰部隊歷年的戰術任務行軍,除了精實的訓練外,亦有許多感人故事。有多位在行軍路程中役期屆滿的同仁,為了完成訓練,會選擇自願延後退伍,陪著同袍完成戰術任務行軍,把終點當成自己軍旅生涯最美好的休止符,充分展現特戰官兵「同甘苦、共患難」的同袍之情;也有官兵選擇在終點處,在所有同營官兵的祝福下,向交往多年的女友求婚;或是家人帶著數週不見的幼兒,在終點迎接甫完成行軍任務的同仁;亦有特戰幹部在行軍過程中,因協調場地而認識小學老師,最後結成連理的佳話。種種插曲,讓原本陽剛的訓練,增添了不少佳話,也證明特戰部隊是一個「衝不破、打不散」的大家庭。

 綜言之,軍人的存在目的,是為了有朝一日可能發生的戰爭。誠如軍中俗話:「訓練是最大的福利」所言,唯有透過精實的戰備訓練,本著「從嚴從難」的精神,不畏天候地形,嚴格檢測部隊訓練成效,恪遵紀律要求,方能以精實戰力,確保國家安全與人民福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