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他鄉遇故知

◎李坤憲

 古人云:「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很小就遠離家鄉了,身為異鄉遊子,最怕的就是夜深人靜時想起鄉音。角落的電話永遠擺在那兒,久久一通家人的問候,一句再平凡不過的「呷飽未」都足以讓我溼了眼眶。

 從小出生單親家庭的我,學會了偽裝、堅強,但卻在這個水泥叢林中迷失了自己,忘了曾經堅持的初衷與最初的夢想。

 在踏入社會這個大染缸後,時常在午夜夢迴時想起媽媽說的話,「累了就回家,家是你永遠的避風港」,想到這又不經意地蓋上棉被,因為只有枕頭理解想家的眼淚和心酸。

 宿舍的轉角有一家不起眼的早餐店,某日我一如往常買早餐時,老闆娘忽然脫下口罩,露出和藹的笑容對我說:「少年ㄟ,你是不是鹿港人?」霎時,我愣住了,鹿港這個名詞不知在我腦海裡消失多久了,模糊的景象與記憶逐漸湧上心頭,我滿臉疑惑地看著老闆娘,語帶不確定地回答「是」,老闆娘雀躍自豪地說:「聽你的口音就知道了,我兒子也跟你一樣大了」。在那一瞬間,我想起了媽媽的臉龐,因為鹿港的婦女總是以夫為天、以子為地,聽著她訴說兒子在班上名列前茅的往事時,我們居然暢談了起來,當她詢問老家的確切位置時,我將模糊的童年記憶拼湊敘述,幾經確定後,老闆娘肯定地說出我家附近的大榕樹、土地公廟以及我小時候最愛釣魚的小溪。在聊天的過程中,我發現居然可以不偽裝地做自己,也許這就是他鄉遇故知的欣喜,又或許是自己真的想家了。

 在敘舊的過程中,老闆娘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沒事多回家吧,家人會很開心的。」我頓時決定下班後便搭乘深夜的末班車,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沒有霓虹燈的鹿港小鎮。

 故鄉的一切還是那麼熟悉,童年的記憶湧上心頭,讓我嚮往輕鬆愜意的步調,躺在床上的我已經開始期待鹿港的晨曦,期待清晨與母親一起散步,聊聊彼此的心情、關心各自的生活。在一次他鄉遇故知的經歷中,我踏上回家的路,更確定家不只是遊子的避風港,它是生命最初的起點,更是指引人生方向的燈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