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筆耕心田】草色綠無涯

◎莊雲惠

 車行於蜿蜒山路將近六個小時,好不容易到了海拔兩千多公尺的巴音布魯克草原,一下車,以為就可以進入景區,沒想到還要再搭區間車;又認為只是一小段車程,沒想到開了約莫一個小時才抵達景點。

 我坐在限速行駛的車裡,穿行於茫茫綠海,車子顯得渺小,我更加渺小了!心想,如何將這總面積兩萬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廣闊草原,劃成一處需要購票進入的景區?如果不是一波波遊客的驚擾,它應該屬於誰?屬於天、屬於地,還是屬於土生土長賴以維生的遊牧人家?

 遠眺窗外一望無際的草原,除了翠綠還是綠,偶爾綴飾的野花,是一簇簇不甘被埋沒的華彩,要以輕柔之姿展現另類美學!看似單調的綠,我試圖以審美視角觀察其中變化:黃綠、蘋果綠、嫩綠、葉綠、碧綠、橄欖綠、孔雀石綠……在時而彎行、時而直行的車程中,不得不承認,它的確是一場綠的饗宴,給與來自南方,看慣層巒疊嶂山光水色的我視覺上莫大的震撼!而白居易寫下「離離原上草」,歐陽修寫出「長郊草色綠無涯」,必然也是被無邊草色震撼與感動,觸發了感思才援筆寫詩的吧!

 巴音布魯克大草原位於天山腹地和靜縣西北,天山南麓猶如被環抱的高山盆地。「巴音布魯克」的蒙古語意是「富饒之泉」,做為一個行旅匆匆的遊客,當然不會看到雪雞、雪豹、馬鹿等珍稀動物,也沒有見到成千上萬牛、羊、馬、氂牛、駱駝等牲畜在草原上遊蕩的景象,我偶然造訪,見識其遼闊、領略其寬廣,又極盡可能勾勒其孕育各種生命的畫面……只有默默讚嘆大自然的奧妙與豐富,永遠超越人類想像,總是帶來無限驚奇。

 默誦著〈敕勒歌〉:「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首寫於南北朝時代的遊牧民歌,恰恰可以印證眼前景象:天野相接,無邊無涯,難以描摹的寬闊,無法企及的遠方,不能攀登的高峰,在在蘊藏著大自然中無法解析的神祕。原本留存腦海的詩篇,一旦親眼印證,除了讚嘆,還有震懾,並甘心被敻闊的綠所俘虜,被翠綠中點點野花所形成的嬌媚所征服!

 這時已是向晚時分,夕陽映照著草原,灑下的晶光使原本的綠色再鋪上一層金黃,隨著光影變化,草原似乎微醺了,彷彿要綰帶著夢幻追隨天邊的彩霞紛飛了,感覺美得很不真實,而自己又真切地佇立其間,成為其中微小得不能再小的風景。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縱使貪戀美景,撩撥想飛撲擁攬的衝動,但我什麼都不能做,只是靜默地感受「大美無言」的真諦,牢記這趟經過艱困旅程後所獲得的唯美禮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