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智慧的語花】光與影的對話

◎熊仙如

 沒有人不喜歡光明,因為黑暗讓人懼怕。生活中我們倚賴光、感受光,讚嘆光的存在;光總是大剌剌地佔據所有空間,但是光也會遇到阻礙,也有無法穿透的物體,這時「影」便出現了。「影」是光被阻擋而到不了的地方,或者說是「光」與「形」相遇後產生的狀態。「形是影的實體,影是形的印記」,這句話精闢地解釋了兩者的關係。

 我們總是用「如影隨形」來形容無時無刻同時出現的兩個個體,但是在看完奇美博物館的「影子魔幻展」之後,我不再相信「影」是「形」的忠實反映者,也不再輕易說出「我看見所以我相信」這句話,因為只要光源不同、視角有異,映入眼簾的就不再是「隨形」的「影」了,它甚至可以創造出與實體的「形」截然不同的「影」!只能說這一切真的太神奇,同時也讓我感受到人的有限,容易被光所施展的障眼法所欺騙。

 光與影是對應的存在,眼睛本能的會追尋光源,向著光移動,因此永遠處於背後的影子往往被忽略,甚至被認為是不真實的存在,但影子真的是虛幻的存在嗎?人人畏懼黑暗,但是對於改變一切、掌控一切的「光」,你便不畏懼並投之以百分百的信賴,兩者間藏著許多可能發生的誤解,當然,也有可能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如龍應台所言:「文學是白楊樹的湖中倒影」,聰明的創作者便巧妙地控制光,來告訴我們許多道理:珠寶的反射影就是錢;破碎的鐵片組合卻是蘇格拉底;一桌的雜物同時映照出東方與西方的影像,到底是我們的認知角度太固著,抑或是東西方文化的潛質本就一致?創作者讓現實與想像並存以激起觀者的反思:在不斷變動的光影中,我們到底看到了什麼?又抓住了什麼?

 光可以佔領一切空間,光的位置、大小、停連、動靜……都有著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力量,但它並沒有肩負「反映出形體的原貌」的責任,所以該小心思索的是我們所有追隨光的信徒們。不過光也照出了肉眼看不到的本質,說出了難以啟齒明說的內幕;光替我們說出了真相──以沉默的音量。

 有些作品透過作者的創作說明會讓人有「原來是這樣喔……」的恍然大悟,但有的展品作者卻什麼都不說,留待觀者自己去融入、摸索並想像。投影、反射,在光之後的事物看似沒有邏輯,因而一再挑戰你的理性思維。過往與當下、思辯與交流,都是如光一般自在來去的。唯一要注意的是:請試著忽略你最信賴的眼睛吧!因為,凡汝所見皆非實相。

 這場「影子魔幻展」給了我不可思議的衝擊與不斷冒出的反思。有光就有影,光雖然是一個導引,但也不要忘了偶爾要往後關照影子的呈現,若老是讓思緒如光一般直線前進是很危險的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