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書肆的另類重逢

◎蔡富澧

 買書容易,看完之後怎麼處理才是大問題。我從高中時期有了薪餉之後開始買書,那時屏東鄉下老家地方大,有很多空間可以供我放書,每次放假回家,我就會數一數藏書的數量,看著藏書一天天增加,心裡會有雀躍的感覺。但隨著購書手筆愈來愈大,書籍數量愈來愈多,存放就成了麻煩問題。不只是我,很多讀書人都有這個問題,於是有些看過的書就賣到舊書店,簽贈本如果沒有收藏價值,也就一起賣了,現實問題,怨不得人。

 那天來到新開幕的胡思西南店時,已經下午三點多了,距離晚餐所剩時間不多,但還容許我逛上一圈。我從一樓的文學書籍逛起,第一個書櫃擺的是詩集,個人詩集、詩選集,國內詩人和國外詩人著作都有,的確令人心動。仔細看過兩遍之後,偌大的書櫃裡我只挑了第一本,也是逛完整層樓所挑的唯一一本,是我九十三年在圓神出版的海洋詩集《藍色牧場》,這是我至今不管在內容或編輯印刷方面較得意的著作。

 這本詩集出版至今已經十幾年,市面上早就買不到,出版社存書也所剩不多,只有在拍賣網站和二手書店偶爾可以看到蹤跡。翻開封面,發現原本兩張紙的扉頁,第一頁被割掉了,雖然割得很小心,但細看之下,最裡面還留下一絲切割後殘留的痕跡依舊可見,顯然那是我曾經簽了名送給某個朋友、師長的贈書,經過這麼多年,對方不知道什麼原因,讓它流落到二手書店,與我在這裡重新相遇。

 碰到這種狀況其實有點尷尬,上次在公館店,我就和老闆娘阿寶、運良聊到這件事,一般簽贈書賣掉之前,都會先把簽名頁割掉再賣,可是有些有名氣的詩人、作家的簽贈書,卻往往因保留簽名而賣得高價。說著說著,我說自己就有一本簽名書在這裡,當時大家哈哈一笑帶過,事後我就把那本詩集買了回去,很小心地把簽名的扉頁割掉,之後再轉送至圖書館,相信不會有借書人追究原來的樣子,這也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臺大店的詩集買回之後不久,在臺電大樓旁的另一家二手書店也發現一本《藍色牧場》,也是簽贈本,但那本被當作有價值的簽贈本,用塑膠袋包裝得密密實實的,當作珍本販售,價格比定價高了一倍以上,那時心裡有種受到重視的欣慰。眼下在南西店竟然又發現一本,但是並沒有被當成簽贈的珍本,就和一般的舊書沒什麼兩樣,既然市面上已經不容易買到了,最終我還是決定把它買回,不讓它繼續流浪,至於後續怎麼處理,那就再說了。

 說到底,我還是有點介意把我的贈書賣掉的人,畢竟我當他是好朋友才致送的,地方小放不下沒關係,但要賣之前,先把扉頁割掉吧,那是基本的禮儀。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