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苦戀見真情

◎林瓊珠

 《說文解字》:「命,天令也。」簡單說就是與生俱來的,不可改變、不可違逆的注定。莊子說得更通透:「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因為莫可奈何,不能改變,情勢既不能遷就我,抵禦無門,只得坦然接受。

 《說文解字》:「運,迻徙也」,簡單來說:運的氣場是豐沛流動的,或天時或地利或人和,或三者交相作用,衍生諸多機會與可能;也就是人為努力可以改變的程度與狀態。所以天命固然有不可扭轉處,但命運卻還是有回身轉圜的餘地。

 民初詩人徐志摩苦戀才女林徽音,甘冒世俗大不韙,幾乎是飛蛾撲火的奮不顧身,「我抬頭望,藍天裡有你,我開口唱,悠揚裡有你,我要遺忘,我向遠處跑另走一道,又碰到了你」,老師梁任公苦勸他回頭,他只說:「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他是用盡一身的力氣去愛這個女子,她是他心中最美的人影,即使她不能綻放在自己的花園也無妨。林徽音嫁給梁思成,徐志摩依舊與他們夫妻倆維持良好的關係,他恰如其分扮演好朋友的角色;無畏所有世俗成見的蜚短流長,也虧得梁思成的大器,他從不質疑四面八方傾慕妻子的眼光。最後徐志摩為了奔赴北京聆聽林徽音的演講,飛機撞山殞命。

 這麼偶像劇的情節,怪不得徐志摩的前妻張幼儀一直對林徽音很不諒解,「到頭來又是為了林徽音」,這樣的抱怨我們固然可以理解,但歸咎林徽音不盡公平,因為徐志摩對她生死以之的傾心,是他自己心甘情願的,而發生空難旦夕禍福,是徐志摩冥冥中難逃的命數。只是命運的鎖鏈用這樣的方式把他們銬在一起,說起來也很殘酷!

 徐志摩應該無怨無悔,他接受林徽音情感的選擇,卻以自己的方式繼續守護她,他完全對得起自己的感情。儘管徐志摩的生命很短暫,但情感迸發的能量卻很強大,也許他的任性偏執也傷了周圍許多愛他的人,但他自己承擔代價,唯一不負的,只有刻在心上的那個林徽音吧!

 畢竟徐志摩盡了全力,在愛情每一個可以轉彎的路口,一逕勇往直前,然後,他坦然接受命定的嘲弄,化作漫天餘暉脈脈的繾綣雲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