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墨緣集】我讀《姑念該生》

◎王漢國

 近些年來,閱讀時人撰寫的回憶錄不少,可說是各有千秋,互具特色。回憶錄乃代表著一個人的過往紀錄,或以豐功偉績著稱,或以道德文章勸世,或以困知力行勉人,其對後世的教化影響,自不在話下。

 在這些林林總總、不一而足的回憶錄之中,筆者要特別推介由人稱「作老」的張作錦先生所發表的「生平回憶記事」。他稱自己終身只有一個工作:「記者」;並將他的回憶錄命名為《姑念該生》,還自謙這是一本「朋友撐起的書」。

 作老的回憶錄之異於一般,在於他是用「走過從前」的真心實情來鋪就的,既無沽名釣譽,亦無譁眾取寵,一字一句見真情,讀來不禁令人為之動容。

 若將《姑念該生》比喻為一面鏡子,應是可昭公信的。因為它所映現的正是這個時代裡的善與惡、美與醜;而它所散發出來的光和熱,適足以溫暖這個日趨冷漠疏離的社會,並喚醒那迷失已久的人心和人性。做為一個報人,作老可謂盡瘁於斯,無怨無悔。

 在《姑念該生》一書中,作老中肯而翔實地記錄了過往的種切,有對國是問題的評騭、對振興報業的睿見、對政治事件的剖白、對兩岸風雲的懸念,以及對故友袍澤的感懷等等。子曰:「文質彬彬,然後君子。」若稱作老為一個「君子型的記者」,孰曰不宜?

 《姑念該生》一書,對各方人物的著墨甚深,其中如已辭世的沈君山、李亦園、胡佛、楊國樞,乃至陶百川、王惕吾等。作老藉著他的生花妙筆,訴說他們對國家民族的貢獻,對民主法治的信守,對真理王道的踐行,正如「不廢江河萬古流」般,令人追慕不已。

 對《姑念該生》一書印象最為深刻者,殆為作者對人事時地物的出處交代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這說明了作老的行事風格,以及他對人事、史料和來源的尊重,同樣也體現了文字工作者的基本修為和態度。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作老的《姑念該生》一書,刻畫出時代悲劇和人間的悲歡離合;道出了一個流亡者的苦心孤詣,不以己悲;訴說著做為記者所含藏於內心深處的苦澀和堅忍,更代表著一種為堅持理想,不離不棄的精神志節。他藉時代說故事,用故事說道理,用道理行遍天下。

 作老以新聞傳播為終身職志,得獎無數,誠屬實至名歸。尤其是,他為族群融合、社會和諧、民主信念,作時代的見證,其嘉言懿行可為典範。讀其書,深有所感,故為之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