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地空模擬作戰精進訓練效能

直升機出海作戰,從研究到任務成熟,多國陸軍均師法美國陸戰隊的作法,從支援作戰任務,逐漸轉變成為戰場主角。(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直升機出海作戰,從研究到任務成熟,多國陸軍均師法美國陸戰隊的作法,從支援作戰任務,逐漸轉變成為戰場主角。(取自美國海軍網站)

◎楊于勝

 攻擊直升機出海作戰,近年成為各國聯合作戰演練重點。2019年8月27日,中華民國陸軍在「108年飛彈射擊」操演中,航特部由AH-1W「眼鏡蛇」攻擊直升機以「地獄火飛彈」對海上靶船攻擊,精準命中目標,證明直升機戰術對敵海上目標有極大的威脅性。

 陸航部隊直升機出海作戰與否,在向來引領世界軍事戰略和軍備發展的美軍內部亦有不同觀點。直升機出海作戰,從研究到任務成熟,多國陸軍均師法美國陸戰隊的作法。近年來,武裝直升機的建置,使陸航作戰任務角色,從支援作戰任務,逐漸轉變成為戰場主角。臺灣四面環海,來自海上之敵的進犯威脅日益升高,如何有效反制,在兵棋推演和實兵演練中均反覆練習。在針對不同時空與敵人,如何將既有戰具活用,發展不同作戰概念,相形重要。未來戰場,除了武器和偵蒐的條件外,面對複雜多變戰況,新世代戰爭趨勢,呈現借助更高強度模擬訓練途徑,使部隊擁有發揮創新和不對稱的更多可能性。

 新世代地空作戰訓練趨勢

 對美軍而言,直升機從對地目標攻擊發展到對海上目標攻擊,考量不僅是天候對機體和裝備的影響;科技進步,使直升機更具備出海執行任務的條件,而必須考量的是:戰場上敵軍武器對直升機的威脅,及執行任務的駕駛員的武器操作熟練度。當前,即使是美國,擁有廣大幅員土地,可將訓練場遠離都會區,但也得面對民意高漲的社會,和避免因強調整體訓練發展導致之意外的問題;因此,美軍愈發強調包含「實兵」、「虛擬」、「兵棋」與「電競」(Live, Virtue, Constructive, Gamming)4個部分之模擬訓練整合環境。特別是在「實兵」部分,以地面部隊為例,運用雷射接戰模擬系統,透過通信鏈路,將資料鏈結相關載台模擬器或設備,即整合變成為合成化戰場模擬訓練,此類整合途徑,在國際諸多防務會展間,已有愈來愈多相似裝備展出。而陸航部隊的實兵訓練不像傳統地面部隊,從單架直升機到多機編隊,其所需的訓前準備、訓練風險,乃至訓練場所需幅員等,都高於傳統地面部隊訓練規劃。當地空作戰任務從步兵、到戰、甲車為主的型態,轉變為以陸航武裝直升機為攻擊主角之際,即使新一代武裝直升機具備更優異的武器、機動力和打擊力,但敵方更先進反制武器效能構成的威脅,亦與日俱增。

 模擬系統功能擴大 高仿真

 為使陸航直升機和地面部隊肆應瞬息萬變的戰場,美國陸軍在地空作戰上的合成化戰場訓練中,將所謂虛擬模擬系統(Virtual Simulation)─近戰戰術訓練模擬器(CCTT)融合包括重裝甲車輛、戰鬥飛行器和包括OH-58D、AH-1W、CH-47、UH-60及AH-64E 等武裝直升機在內的聯合兵種火力參數設計的戰場狀況模擬;訓練系統可提供高仿真性3D戰場環境。值得一提的是,模擬訓練系統可依部隊需求,機動部署至駐地提供訓練。此機動特性,不僅可以減少設置大型訓練中心之需要,亦能配合部隊訓期需求機動調整支援。當前這套「智慧車載數據介面模組」(SMODIM)經過多年發展,除已整合兼容「雷射接戰系統(MILES),還結合「先進武器訓練系統」(TESS),功能更為擴大,不僅能提供武器系統訓練,更能在實兵訓練中,提供假想敵從飛機到地面輪履戰甲車等所有實兵武力參數之模擬訓練,亦即滿足高仿真、高複雜、多頻次的訓練條件,已成為美國陸軍和諸多國家陸航部隊在地空作戰演練中,相當重要的模擬武器訓練平臺。 更值得注意的是,運用模擬系統提供之戰場狀況設計,是具備高強度威脅訓練,使己方面對敵方反制時,能有更高的警覺性,能及時因應從而減少損失。

 亟待整合和創新之地空戰訓練

 許多國家地狹人稠,三軍部隊演訓屢遭地方人士陳抗,包括許多訓練課目,即使在離島相關海域炸射訓練,也多次傳出因陳抗而縮減規模,例如新加坡就必須將訓練移至國外,相對增加戰訓成本。由於民眾陳抗是各國防務建軍備戰遭遇的共同挑戰,因此建置「實兵模擬接戰系統」,以雷射取代實彈射擊之訓練模式,蔚為趨勢。惟隨著目標威脅轉變,各國早期建置的雷射接戰系統早就面臨過時、不敷訓練需求的窘況。建置新一代系統,以提供科技數據的實需,武器商已研製出新一代雷射模擬系統。各國軍方也規劃在近期建置新一代「實兵模擬接戰系統」,美、日、俄及歐洲等國,預期在2019至2020年陸續完成至少至營級、機步連編裝模擬系統,期增加部隊訓練效能。然光靠模擬接戰系統終究無法取代實際戰場環境。值得關注的是,當前新一代載台,大都各自擁有輔助訓練的單機模擬器,惟單機訓練得再熟悉,仍舊不是在「同一個」戰場環境下練兵。如何才能在「同一個」戰場練兵?這是各國軍事訓練都面臨的問題。

 訓練是作戰能力的基石。部隊從基礎訓練逐步至具實質戰力等級,實兵實彈訓練不可少。然而各國當前不受干擾、可執行實兵實彈的場地有多少?儘管各式精準飛彈、魚雷實彈射擊均選在空曠海空域執行,在發布射擊通航告之後,除了實在難以避免的商貨輪或經常「誤闖入」的機漁船,似乎沒有干擾,較能夠完整且順暢執行實彈訓練,惟在這個以高司設計的「反想定」狀況中,戰機、艦船順利就位射擊,是否真的代表「實戰」,還是最終只能滿足某種程度對精準彈藥的檢整作業。令人憂心的是,同樣的情形,似乎也發生在陸航出海的實彈射擊上。在不同的戰略指導下,陸航直升機出海對海上目標實施攻擊,目的在「阻敵於境外」,然而在追求實際火砲射擊之「質與量」達到一定標準之前,陸航直升機出海是否該納入敵空優條件參數,讓執行該任務的陸航和地面部隊,不是以口頭、或紙上作業,呈現帶著敵情練兵,是要在進入實兵實彈前,已經透過整合所有敵可能威脅載台(武器)參數設計的戰場狀況,進行模擬訓練,讓陸航直升機和地面部隊(陸軍和陸戰隊)能夠有完整的資訊構連和指管作為,否則最終演練呈現,仍是長年累月看到的就定位射擊,對於真正要達到兵種聯合作戰的加成效果,仍相去甚遠。

 整合各模擬器 更具嚇阻力

 美軍為提升戰力,訓練需求的資源高度被滿足,進行整合實兵模擬系統訓練環境條件,均指向為使任務指揮官、參謀及戰鬥部隊快速了解任務區作戰環境,更要能面對各種可能突發戰況;亦即,不管陸航任務目標是在陸地或是海上,美軍更重視如何讓陸航直升機和地面部隊從傳統地空作戰,練出更多肆應戰場轉換、威脅來源複雜的「參考案」。在地狹人稠的國家,訓練場地獲得不易,在考量訓練安全及有限資源下,部隊難以執行頻繁之大規模聯合作戰實兵操演,乃為不爭之事實。換個角度檢視,陸航直升機的戰力在近年獲得很大的進展,單機訓練愈來愈熟練,凸顯其在防衛作戰中之關鍵角色。若能進一步將陸航採用的模擬器、新製雷射接戰系統和戰車教練儀等,整合在一套虛擬模擬器內,讓各部隊不再各自練兵,而是能夠反覆藉由模擬器推演各種狀況下之戰術作為,將遠比跑龍套般採就定位方式執行實兵實彈演練,更具嚇阻和實戰能力。(作者為前海軍上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