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馬革裹屍

◎文景

 軍人常以「戰死沙場、馬革裹屍」自我期許;在冷兵器時代,軍人的生命在戰場、軍人的成就也在戰場,軍人的未來仍在戰場。當然,軍人在戰場上要能戰勝敵人,憑藉的不只是戰力,還要有膽識和決心。「馬革裹屍」就是軍人以一己之生命換取國家生存的最莊嚴誓詞。

 我們都聽過「馬革裹屍」的典故,但很少人了解主角—東漢馬援為什麼要如此說。故事要從《東觀漢記.卷十二.馬援列傳》說起:援振旅京師,賜車一乘。援曰:「方今匈奴、烏桓尚擾北邊,欲自請擊之。男兒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屍還葬耳,何能臥床上,在兒女子手中耶?」故人孟冀曰:「諒為烈士,當如此矣。」故事主角馬援是何許人也?

 馬援是東漢時代人,在王莽篡漢時,曾是扶風郡的督郵(郵局局長),有一次他負責押解一批犯人,走到半途,因同情那批被羅織入獄的犯人,就把他們縱放了,馬援也因此丟官而逃亡北地。後以農牧維生,因經營得法,不久致富,但眼見國難當頭,民不聊生,便把財產送給親友,自己投身光武帝劉秀軍中,建立不少戰功。光武帝拜他為伏波將軍、封新息侯;當時馬援已五十八歲了,友人勸他退休在家樂享榮華富貴、安度晚年,但被馬援拒絕了。

 馬援對勸他退休的友人說:「現在國家邊疆未靖,北有匈奴、烏桓大患;南有南蠻待掃,我還想要為國家去肅清這些外患呢!身為男子漢,就應該在國家有難時,奮勇上戰場殺敵,驅逐胡虜,就算戰死沙場,用馬的皮裹著屍,讓戰友帶回來就可以了,怎麼能死在兒女環繞的臥床上?」馬援平定了匈奴、烏桓之後,又帶兵前往貴州作戰,因為貴州氣候炎熱、瘴癘肆虐,士兵紛紛患疫癘而亡,馬援亦身染重疾,但仍堅守戰場,最終死於疆場,實現了「馬革裹屍」的願望。

 宋代大詞家辛棄疾曾有詠嘆軍人獻身戰場偉烈壯懷的〈滿江紅〉:「漢水東流,都洗盡,髭鬍膏血。人盡說,君家飛將,舊時英烈。破敵金城雷過耳,談兵玉帳冰生頰。想王郎,結髮賦從戎,傳遺業。腰間劍,聊彈鋏。樽中酒,堪為別。況故人新擁,漢壇旌節。馬革裹屍當自誓,蛾眉伐性休重說。但從今,記取楚樓風,庾台月。」

 辛棄疾的這闋〈滿江紅〉寫於南宋淳熙四年,那時辛棄疾在湖北當安撫使兼江陵知府;這時,他的一位李姓友人被任命為漢中地區的軍事負責人,辛棄疾就在歡送宴席上寫了這闋〈滿江紅〉為他送行,並鼓勵友人要效法他的祖先飛將軍李廣(君家飛將),成就偉烈英名。

 軍人生逢戰亂時代,沒有選擇生死的自由,軍人的生命在戰場,軍人的志業在戰場,軍人的歸宿依舊在戰場,軍人的榮耀就是「以馬革裹屍還葬耳」!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