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傘花寄情

◎林疋愔

 煙嵐裡夾著冷雨,雖然雨勢不大,卻讓寒風更加刺骨。我忘了帶傘,積在雲朵裡的雨水隨風一波波灑落,劈哩啪啦打在臉上。視線模糊了,摘下眼鏡低頭擦拭,發現街道上張滿五彩繽紛的傘,傘似乎成了最美的裝飾,為灰濛濛的冬季增添了色彩。

 仔細想來,我也曾是喜愛蒐集傘的嗜傘狂人。它張開時像一棵盛開的花樹,闔起來是一串小花,站著是魔術枴杖,躺著像一葉小舟。加上荷葉蕾絲邊的傘適合嬌柔淑女,深色傘適合彬彬有禮的紳士,幾何圖形的傘適合摩登女郎,彩色條紋相間的傘有海濱的味道,而那有卡通圖案的娃娃傘,是每個小女孩夢寐以求的禮物!它們各是一段美麗的小調,共同譜寫一首天空交響曲。

 我幻想自己是傘舖的主人,店門口是一整面玻璃櫥窗,掛滿形形色色的傘,讓每個訪客都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那一把,傘的優雅襯托出店主一定也是愛美的雅士。古人傳言,花舖、書舖、香舖是俗中三雅,做這三種生意的人都有前世因果。開花舖的是蜜蜂化身,開書舖的是蠹魚轉世,開香舖的是香麝投胎;我想,開傘舖的人大概是雨神投胎的吧!

 讓我一直珍藏著的,是姑姑從美濃買來送我的油紙傘,傘面畫著鮮麗的點點緋紅,朵朵細緻的桃花,雙蝶嬉春風。撐著它,彷彿成為穿越劇中的女主角,從遙遠的古代走出來,散發古典的韻致。撐著它,可以聽雨聲,可以賞雨景,可以遐想綺麗的愛情故事。遐想也許在某個寂寥雨巷,會遇見像白蛇和小青一樣尋覓愛情的姑娘,白娘那皎潔的身影如雨中的白蓮,撐著油紙傘,默默躊躇著,淒清又惆悵,隨著水漫金山,讓千百年的愛情化為煙雨迷離,那是神話的雨,斷腸的雨,美麗又哀愁。

 余光中的〈傘盟〉是我很喜歡的一首詩,其中一段寫著:「如果死亡是一場黑雨淒淒,幸而我還有一段愛情,一把古典的小雨傘,撐開一圈柔紅的氣氛。而無論是用什麼做成,用緋色的氛圍或橙色的光暈,願你與我做共傘的人,伴我涉過濕冷的雨地。如果夜是青雨淋淋,如果死亡是黑雨淒淒,如果我立在雨地上,等你撐傘來迎接,等你……」,它當然是一首情詩,不論人生的路上是淒風還是苦雨,是艱難還是安樂,愛都能讓你我共撐傘下。

 在文人墨客眼中,傘總能寄情,是愛情、親情、友情,也是記憶與遺忘。曇花一現的傘在雨裡盛開,在雨後枯萎,在回憶的幻影中顯得特別美麗,就連那雨也變得格外詩意。每場雨都是一次難續的情緣,我們撐著傘緩緩走著,走過四季,走過悲歡離合,不知下一場雨將會是怎樣的際遇,怎樣的心情?也許我就是雨神的後代,蒐集一把把雨傘,迎接無數個雨季,也把記憶收進傘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