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戰略規劃 精進優勢永不停歇

 近年來,美國陸軍不斷面對俄、「中」及其他區域強權強化傳統火力挑戰,起因前20餘年來,置戰略重點於打擊恐怖主義與阿富汗、伊拉克戰場反叛亂任務,致野戰砲兵漸處劣勢。現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擔任陸軍參謀長期間,雖了解問題嚴重性,並將「遠距精準火力」列為重整陸軍戰力6大優先重點之一,但因潛在對手致力強化砲兵實力,勢將成為美軍未來強勁對手。

 砲兵在地面戰史上,一向具有舉足輕重地位。遠在火藥尚未發明前,長達千年以上時間,人類也使用具砲兵曲射特性的「大型投石器」做為攻城武器。在火砲問世後,砲兵進一步成為左右戰場勝負的重要手段。

 自拿破崙時代到近代所有作戰行動,砲兵總能為地面部隊創造有利條件。因此,砲兵武器在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百年間,隨材料科學及其他科技的快速進步,更有了驚人發展。除傳統管式火砲外,多數國家野戰砲兵部隊, 亦同時配備火箭及戰術飛彈等武器系統。

 美國陸軍與海軍陸戰隊一向強調火力支援的重要性,認為機動須與火力相結合,方能發揮地面部隊完整戰力。從二次世界大戰到越戰期間,兩個軍種更進一步將海、空軍及陸航部隊空中火力,納入整體火力支援範圍,建立舉世無匹的聯戰火力支援網。長達數十年的歲月中,沒有任何國家的地面部隊火力,可與美國抗衡。然隨著冷戰結束,蘇聯與華沙公約集團龐大的地面武力威脅消失,情況開始產生變化。

 第一次波灣戰爭期間,美軍地面部隊日益強調空中火力支援。在掌握絕對空優下,空中火力可打擊更深遠的敵軍目標,使野戰砲兵火力逐漸喪失地位。大力鼓吹「轉型」的前國防部長倫斯斐,甚至直接取消包含「十字軍」自走砲等多種野戰砲兵武器系統,轉而挹注於無人機等所謂「轉型」科技,造成日後20餘年間,美砲兵裝備停滯不前。

 當美國深陷中東兩大戰場的同時,中共與俄羅斯開始在武器科技方面快速趕上,不僅於制空與制海武器裝備突飛猛進,部分地面武器裝備甚至超越美國。諸多美軍高階將領自2010年起一再示警,未來若與俄、「中」等「實力相當對手」兵戎相見,可能無法如過去一樣,掌握絕對的戰略優勢;地面部隊可能必須在缺乏空中火力支援的情況下作戰。因此,野戰砲兵火力再次成為美國陸軍與海軍陸戰隊重視的焦點。

 不同於過去砲兵武器僅強調射程、殺傷力與精準度,美軍期盼發展中的新一代砲兵裝備,必須具備高度機動性、多元性、防護力及電子戰能力。在「多領域作戰」架構下,管式火砲必須有當今火砲2倍以上射程、可使用多種彈藥、新式彈頭及爆藥;多管火箭則需具備能發射制壓、反艦、防空等多種精準火箭或飛彈能力;高能雷射武器則列為重要的砲兵配套裝備,提供有效近距防護。而上述3種系統,必須能以戰術運輸機或直升機快速運送。

 不僅如此,未來砲兵武器還必須與戰術情監偵、電子戰及網路戰部隊結合,透過快速掌握敵軍動態、電子偽冒欺敵、網路滲透干擾等方式,同時達到降低敵軍火力打擊效果,提高砲兵部隊殺傷力與防護力之目標。從近年美軍及北約組織執行的多項聯合演習,可發現美軍正在改變砲兵部隊運用方式,希望透過整合師、旅級建制武器及軍級(含)以上單位直接支援項目,確保地面部隊在兵力投射後,可有效遂行獨立作戰。

 除了針對未來敵情威脅,改變野戰砲兵的運用方式及戰術戰法,美軍也開始調整砲兵部隊的編裝。美陸軍目前成立的3個「多領域作戰特遣部隊」,是從原有的砲兵旅改編而成,並增加防空、電子戰、網路戰等能力,使其具備支援師級部隊執行兵力投射時所需之戰術能力。此外,旅級部隊建制砲兵營也增加無人機等機動目獲手段,以提升即時偵搜能力及火力射擊精準度。

 綜言之,「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為兵家基本要求。美軍野戰砲兵過去數十年遭到忽視,導致停滯與落後,主因是美國對於維持超強地位的過度自信,及對絕對海、空優之迷信。此一軍事專業廢弛相當時日後,終陷今日困局。密利上將等美軍高層亡羊補牢過程遭遇之種種困難,可作為所有軍事計畫作為人員借鏡;即便掌握優勢,亦應全般盱衡戰略環境變化,及早防範,因為敵人也和我們一樣,永遠不會停下邁步前進的腳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