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愛情長跑

◎楊崢

 那種劇烈心跳震動的感覺,到現在還激盪著。

 是的,追了八年的女孩。當然,這八年的經歷,只有他自己知道過得有多焦慮和不一般。

 父親一直做著老闆夢,從他還是二十幾歲的少年郎到他已經成為三十六歲的大叔,扛著父親的夢想,那最後變成一個不小的坑,然後他再努力工作,用比失去更緩慢一萬倍的速度慢慢填平。

 認識她不到一個月就很喜歡了。他和「枕頭」與她意外地合拍,枕頭和她都是職業軍人,輪班工作讓他們與正常生活疏離,他和枕頭無厘頭的一搭一唱總讓她笑到失聲。

 他曾經好奇他和枕頭是否真的那樣有趣,他們利索地丟哏接招拆招,總是逗得她笑到噴淚崩潰。

 後來他們才知道她這樣大笑大哭的背後其實有深沉的哀傷,躲在螢幕與電源鍵後的她,與其說是找寄託與發洩,不如說是隱藏,隱藏那個她不想承認的自己。

 也許因為隔著網路線,像是一道安全閘門,在他和枕頭面前她意外的天真和單純,他們經常私底下討論這個真性情的女孩,經常三個人聊著聊著,會突然聽見耳機傳來她的鼾聲。

 他不是沒談過戀愛,從國中開始他總是被女孩包圍,大學和女友同居了三年,分手時女友說「我不想和你生小孩」。

 從小很能讀書的他,從那所親友眼中的名校休學,一方面是他不想再和劈腿的前女友待在同所學校,另一方面是他突然覺得不想再念書了。

 他進了醫院、進了佛寺,企圖讓大腦休息停止運轉,那顆連做夢都不能安穩的腦袋讓他瀕臨崩潰。

 「讓他玩玩遊戲吧,讓他把專注力轉移到其他地方。」醫師最後無奈地提供一道處方給他的母親。然後,他踏進了網路世界,在那裏他是個獵人,擎著弓就是戰場主宰,那個有「枕頭」也有她的世界。

 他知道,枕頭也喜歡這個女孩,但枕頭很早就放棄了,因為她始終不願意赴約,以各種理由拒絕或晃點。

 「難道是用變聲器的男生,所以害怕被發現?」他們同時這樣想,也同時大笑。他們當然知道不是,他們喜歡的是一個真真切切的女孩。

 八年來,她消失過,重新出現過,再消失、再出現。

 她第一次消失是在他們認識三年後,枕頭就放棄了,他說,軍人不來這種虛幻的遊戲。那時枕頭從金門回本島升官了,也逐漸淡出他的網路生活。

 他還是在遊戲裡,像一座燈塔般等著她;經過了八年,她終於願意見面。

 凌晨一點半,一輛COLT PLUS緩緩駛過他家門前,他笑了。桌上三杯熱美式,他已經喝掉了一杯。十秒後又繞過來,還是經過。

 他走出去,車子正在等路口紅綠燈,他打了LINE。「妳在等紅綠燈嗎。」

 「對呀,你怎麼知道?我照著GOOGLE MAP找不到你家!」

 是呀,是那個傻妹。

 「轉頭,我在門口等妳,唯一有亮燈的這家。」

 他笑著,這條路她開了八年。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