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共機夜航擾臺 轉移疫情焦點

 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全球形成烽火燎原之際,中共卻不顧區域及兩岸穩定,於3月16日晚間,再度派遣軍機至臺灣西南方海域,執行夜間飛行訓練。大陸爆發肺炎疫情以來,共軍第4次無禮的挑釁與恫嚇舉動,亦是共軍進行遠海長訓的首次夜間飛航,適值中共宣稱大陸疫情趨緩之際,刻意引人注目之舉,殊值玩味。

 北京明知,共軍所有演訓動態,都在周邊國家的嚴密監控之下,正因如軍演成為其宣傳利器,用以展現應對疫情之外,仍游刃有餘,不僅軍隊未受影響,還能照常訓練,也藉此警告周邊國家,不要輕舉妄動;這是中共意圖轉移焦點的「輿論戰」慣用手法,唯對照其正持續擴大,對外宣揚「防疫勝利」的舉動,反凸顯色厲內荏的自卑心態。

 這般心態,其實也可從近期中共蓄意引燃與美國就肺炎病毒來源的爭論窺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在官方「推特」發文,質疑美軍去年赴大陸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時,散布肺炎病毒,還追問美方「零號病人何時在美出現?有多少人感染?」要美方公開數據並提出解釋,直指病毒源起於美國。

 綜觀中共「病毒專家」鍾南山2月27日在一場防疫記者會上的說法,表示疫情「雖然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並不一定發源在中國」後,隨即開啟中共的國際文宣大作戰。首先是把矛頭對準美國,稱美方人士將肺炎病毒與中國大陸掛勾,「污名化」中國大陸,其次以大量「美國掩飾肺炎疫情死亡病例」、「美國才是肺炎病毒起源」、「全球防疫危機不是中國的錯」、「中國不必為全球疫情道歉」等強烈訊息,製造中共再度成為受害者的印象,煽動內部民粹主義。由此可見,令人啼笑皆非、信口雌黃的指責並非憑空出現,而是北京當局宣傳策略中的一步棋。

 我們姑且不論肺炎病毒從何而來,但目前舉世皆知,已有3大不爭的事實。其一,大陸是首先爆發大規模疫情的地區;其二,大陸之所以陷入肺炎疫情窘境,是由於地方官員隱瞞疫情;其三,又因為如此,讓世界虛耗2個月的關鍵防疫時間,錯失遏制疫情全球擴散的契機。

 當肺炎疫情正肆虐世界各地,重創全球經濟、導致人心惶惶的此時此刻,中共一方面不斷透過各種形式的內外文宣,營造「戰勝病毒」氛圍,並恥言採取「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舉措」應對肺炎疫情,使大陸防疫情勢「取得積極進展」,逐漸恢復社會秩序,還獲得多國領袖與國際組織廣泛正面評價,認為中共「為世界公共衛生安全做出重要貢獻」;另一方面,則藉提供多國防疫物資,陸續派遣專家前往多國協助控制疫情,與各國專家分享防疫「成功經驗」,既趁機向國際社會證明其專制治理模式優於民主國家,更企圖凸顯推動建構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外交口號,將自身國際形象從「疫情製造者」轉變成「全球抗疫領導者」。種種舉措,頗有掩人耳目之效果。

 其實,中共的所作所為,明顯是在淡化造成全球疫情爆發的責任。一方面疾言厲色回應國際指責,復以隱晦的贖罪心理,結合對外圖謀,展開對「友好國家」的援助行動。荒謬的是,憑空製造輿論,炒作專制治理模式對於應處防疫等危機事件的「制度優越性」,聲稱只有如此的「極權制度」,才有能力施展強硬的防疫手段,調動一切資源戰勝瘟疫。但中共根本忽略,正是專制政體的顢頇官僚,才導致疫情一步步走向危險邊緣,無關政體,任何政府都會採取必要的有效方式,確保人民健康、維持國力;而民主國家不會允許官員卸責,如同我國,必然採取更迅速、高效的行動阻擋疫情,不必經過為所欲為的監控手段,更不必誇大宣傳,還要動用軍隊「刷存在感」。

 倘若大陸疫情得以趨緩,功勞絕對不在北京高層,而是千千萬萬的醫護人員、協勤工作者,以及超乎尋常的互助人性,這同時也是世界各國賴以對抗肺炎病魔的依靠。中共確實欠大陸人民與國際社會一個公開、透明的解釋,無須等到疫情結束,現在就應說明有多少民眾因為無知蠻橫的官員而犧牲,把這件影響全球公衛體系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肺炎疫情短期內恐怕難以平息,奉勸中共切勿在各國忙於防疫,人心惴慄不安之際演訓挑釁擾臺,唯恐天下不亂。張牙舞爪炫耀軍力的把戲,只會傷害兩岸關係,也無助於「防疫大國」的形象,誠實面對責任,才是挽回國際聲譽的正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