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重裝地面部隊 嚇阻力強阻衝突(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賴名倫(譯)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研究人員近期發布一份探討駐外美軍建構嚇阻能力的評估報告,直指地面重裝部隊是最能有效維繫區域穩定的駐軍模式。本報特節譯如下,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自二戰以降,駐紮全球各地的美軍向為維繫區域穩定與確保美國戰略優勢的重要關鍵。正如2015年美國《國家軍事戰略》指出,「美軍在關鍵地區的存在,鞏固了盟國夥伴的安全,不僅為促進區域局勢與經濟發展創造穩定,也具備為應對危機,而組織聯軍迅速行動的充分能力」。

  各國決策者多視駐外美軍為重要的嚇阻力量。如拉脫維亞外長曾指出,波羅的海國家希望美國能提供更有力安全承諾,並明言北約(NATO)若能常駐軍力,將有助確保長期的區域和平。近期蘭德公司另一份報告也指出,應增派3個旅級地面單位,以嚇阻俄羅斯對波羅的海區域之野心,以及調動更多防空和匿蹤轟炸機部隊,強化在朝鮮半島的嚇阻力。

 然另一方面,美國國內輿論近年來,對海外駐軍價值的質疑也日益升高。最新數據表明,民眾對美國國際承諾的支持度正逐年下降。除擔心高昂軍費支出外,另一項原因,則是認為駐外美軍未能有效嚇阻侵略,在某些情境中,增派美軍反刺激對手,並導致武裝衝突規模升級,因此美國政界質疑海外部署的聲浪,也日漸增長。

 嚇阻意涵與情境類型

 報告核心即由回應此一質疑出發,藉由釐清「軍力嚇阻」的定義與需求,並設計模型就歷年國際衝突相關案例進行量化分析,檢討和評估駐外美軍類型、必要性,以及發揮嚇阻力之因果機制。

 報告將「嚇阻」定義為「確保讓對手國為採取特定行動所付出之代價,與風險將會得不償失的說服能力」。並將此第1階段(認知威脅類型)區分為4種類型:防止對本國之攻擊為「直接性嚇阻」;這種能力也能用於防止對盟友的攻擊,並稱為「延伸性嚇阻」;在對手表達侵略意圖後,在危機期間阻止衝突的情境為「即時性嚇阻」;為防止危機(再度)發生而做的情境則是「常態性嚇阻」。

 由此可知,「嚇阻」機制實際上頗為複雜,並牽涉諸多獨特因素。如地緣條件差異,使得對中共的嚇阻以強調海空戰力投射為主,反之,對俄羅斯與北韓的嚇阻則有賴地面駐軍。此外,視對手國力差異、國情歷史,乃至於政局概況也會產生不同風險承受能力,這導致增派駐軍以落實嚇阻的效用,所能發揮之效果相對複雜。因此,決定派遣部隊實際上有諸多考量必須深思。

 考量地緣與政治長期因素

 在確立嚇阻類型後,報告也分析第2階段政策考量的因素,包括:一、對手國領袖的風險承受能力;二、國內政治環境;三、對美國行動傳遞信號的理解與回應;四、危機規模程度;五、美軍調動所需規模、時程與成本;六、嚇阻能發揮之影響時效。

 考慮到所有決策都是在資訊有限的情境下做出,各國領袖如何理解美國的軍力調動與意圖,也充滿了不確定性,即使是基於防禦目的,而快速部署的部隊也可能被視為美軍先發制人,從而惡化原本外交斡旋所能避免的衝突。因此,許多決策必須是基於對十多年內的目標國與區域局勢而決斷。

 其次,短期部署或長期駐防建立海外基地涉及諸多複雜因素,一旦決定後很難撤銷,因為這涉及到部隊結構與輪調,同時也需具備相當規模的後勤運輸能力。若干案例顯示,海外駐軍基地可能會刺激並非原目標的潛在對手,如某些內戰派系的態度轉變。因此,派遣與駐防軍力的類型與規模,將是下一個研究目標。

 海外駐軍模式成辯論焦點

 報告對嚇阻的第3階段提出3項主要問題:第一、是否應在海外常駐部隊?能否有助建立嚇阻?第二、若既有部隊不足以穩定局面,快速部署是否能阻止危機升級,或反而激化爭端,或升高衝突程度?第三、對「立即嚇阻」與「常態嚇阻」2種情境,不同類型部隊是否具有不同作用?如何確保適當的嚇阻力與政策信號?

 在考慮派駐美軍時,決策者有3種基本選項:第一、「離岸平衡」:將部隊部署在美國本土,並依賴靈活性採取短期性派遣。第二、「主動拒止」:在直接面臨衝突風險的盟國或區域的「衝突前線」,派駐部隊以嚇阻武力衝突。第三、「近岸控制」:在潛在衝突區域後方或鄰國基地、海域部署部隊(如陸戰隊遠征單位或航艦打擊群)。這些選項決策也引發了激烈的辯論。

 「離岸平衡」強調主動干預權

 首先,「離岸平衡」論者認為,這種姿態使美國擁有彈性的主動干預權,而不必將部隊置於特定國家或地區。這可鼓勵美國的盟友強化自身防禦,也可以減少激怒美國的對手,並減少維持部隊所需額外成本,也可降低美軍遭到對手搶先攻擊的損失。

 然這種彈性代價也可能意味著區域局勢動盪與最終不可免的衝突。回顧過往,美國採取長期前進部署策略,如駐歐陸軍是著眼於蘇聯威脅歐洲盟國,恐將引發另一場世界大戰。在波灣區域,決策者也長期依靠前進部署以嚇阻衝突;顯示此一選項仍有其局限性。

 「主動拒止」關注優勢軍力嚇阻

 其次,「主動拒止」論者則強調(在地)區域力量平衡對於嚇阻具有重要意義。他們坦言美國總體軍事潛力,並非隨時能迅速集中力量以抵抗侵略行為。此外,直接前進部署也提供明確政治信號,表明美軍的防衛意圖。因此,前進部署態勢固然減少用兵彈性,但也可能降低美國意外被牽扯入衝突的機率。

 另一方面,儘管在戰區美軍直接介入衝突的機率不大,但當潛在侵略者有意試探美國決心時,當地美軍也可能常常被迫涉入局部衝突。此外,美軍應駐紮部隊數量,以及對陣地所投注之資源規模也存在許多技術考量。

 「近岸控制」著眼折衷彈性

 最後,許多現實主義論者主張「近岸控制」,並指出直接駐紮在爭端區域的部隊可能被動性的引發低度武裝衝突,但若派駐於鄰近區域與海域則能發揮折衷效益,且隨著科技進步,長程打擊武力與精確導引武器將能提供最佳選擇,既阻止侵略者發動攻擊,卻又無需在海外維持較大駐軍與成本支出。兼具彈性與安全性。

 報告也指出,美軍到達戰區的時機、規模,以及阻止衝突所需的軍力類型,與駐紮地仍是十分複雜的政治議題。此外,這也意味著美國仍需在歐亞地區派駐相當軍力,以減少從本國大規模派遣部隊所需的時間與成本。

 因此須指出,無論採取何種策略,對手國都可能從美軍調動中感受到威脅,並因此採取敵對行動,各國為增強安全的努力將危及他國安全,也將形成一個典型的「安全困境」議題。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