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北約審慎嚇阻戰略 防誤踩俄紅線(中)

◎李 妤(譯)

(接上文)

 引發俄國衝突升級事件

 當俄國被觸及紅線時,有數種不同的反應,但可以歸類為2大類型。首先,討論常規戰爭領域,也就是當觸及俄國紅線、導致情勢升級時,莫斯科採取武力行動來回應;第2部分是「灰色地帶」戰術,指莫斯科透過更微妙、隱晦的手段,對北約及美國施壓,而非直接宣戰或採取武力回應。但最後,此文也提出2起個案,是當俄國「被」越線,但莫斯科卻未升級行動,凸顯部分時候影響俄國做出反應的不只有紅線,還包含領導人因素、其他國際事件影響等。

 一、俄國以傳統武力回應情勢升溫

 透過2008年喬治亞、2014年起的烏克蘭事件,以及2015年敘利亞衝突,此文分析俄國何以在上述事件中升級行動,並希望進一步辨別俄國紅線。2008年8月,喬治亞親西方領導人薩卡希維利,大力推動喬治亞加入北約,引發俄國不滿;而俄國同時承認喬治亞境內分離主義地區:阿柏克茲亞與南奧賽提亞,俄、喬緊張達到顛峰。

 同年4月,北約在一系列政治折衝下宣布,雖然阿柏克茲亞與南奧賽提亞不會加入「成員國行動計畫」,但「終究會成為北約成員」,引發俄國不滿,並不斷找尋機會,介入喬治亞衝突。8月7日,喬治亞部隊對南奧賽提亞首都茨欣瓦利發動攻擊,俄國宣稱有2名維和成員因此喪命,隨即於南奧賽提亞發動攻擊,還進一步跨越邊境,進攻喬治亞首都特比利西。

 衝突的結果,除鞏固俄國在阿柏克茲亞與南奧賽提亞的勢力,同時也向喬治亞表明,莫斯科有能力、也可以干預該國事務。在喬治亞事件中,俄國被觸及的紅線,除2名維和部隊成員喪生,還有其認為,南奧賽提亞(俄國認為的勢力範圍)遭攻擊,如同喬治亞直接向俄宣戰,因此莫斯科別無選擇,直接進行武力干預。

 在2014年的烏克蘭,隨著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逃往俄國,親歐盟立場的波洛申科接任總統,但俄國除拒絕承認波洛申科政府,還在2014年3月出兵克里米亞半島,同時在烏東地區部署俄國民兵。美國學者米夏摩曾將俄國出兵克里米亞,歸咎於西方,認為「是美國與其盟友造成烏克蘭陷入危機」,因為美國忽視顯而易見的俄國紅線,企圖說服烏克蘭轉向西方,因此觸怒莫斯科。但事實上,儘管當時西方確實越線,但俄國出兵克里米亞,仍超出國際社會預料,莫斯科行動升級的範圍與強度都超乎預期,因此不該將克里米亞遭併吞一事,完全歸咎於西方。

 此外,俄國向敘利亞阿塞德政權提供支援,是其行動升級的另一例子。俄國在敘利亞的行動,一方面確保自己的大國地位;另一方面,要防止阿塞德政權垮台。對俄國而言,一旦阿塞德垮台,將增加當地恐怖分子與激進組織的威脅,透過維護大馬士革現狀,也確保敘利亞不會成為西方干預下的另一個伊拉克或利比亞。

 俄國藉敘利亞衝突,譴責美國的介入充滿不正當性;但背後原因,還包含俄國欲保護位在敘國拉塔基亞省與塔爾圖斯的海軍及空軍基地。雖然尚不清楚阿塞德政權淪陷,是否為俄國出兵敘利亞的主因,但可以確定的是,害怕政權 顛覆與激進組織的威脅,都是俄國出兵干預的原因之一。

 二、戰爭層級之下的「灰色地帶」戰術

 出兵介入或發起戰爭,是俄國行動升級的明顯情況,大多時候莫斯科透過未及開戰程度、相對隱晦而難以追朔源頭的「灰色地帶」行動。事實上,近年在多處看到俄國行動方式的改變,例如透過欺瞞、詐騙與非傳統戰爭等新概念,在北約與美國可接受範圍內升級行動。

 而俄國利用灰色地帶,介入他國內政的行為,同時也造成歐洲內部分裂、削弱北約可信度與破壞成員國主權,且國際社會難以對俄國究責,因為缺乏明確證據,可指控莫斯科是幕後黑手。這種「不戰不和」的手段,使北約難以察覺,或察覺後也無法提出具體指控,反而對西方造成更嚴重的長期威脅,也讓俄國在灰色地帶中,重新定義行動升級的種類與方式。

 在灰色地帶中,儘管莫斯科方面採取的行動升級,但因為沒有公開宣戰或嗆聲,國際社會難以斷言,是因為俄國被越線或其他原因,才導致俄國行為的改變。舉例而言,蒲亭在2008年喬治亞衝突中,看到俄國軍事武力的脆弱性,因此,莫斯科大動作改革國防軍事,此次軍事升級就非美國或北約造成,而是俄國內部改革導致。

 另外,令國際社會難以分辨俄國升級行動的另一個原因,是蒲亭始終堅稱,所有行動都是為了「因應來自西方的威脅」,藉此正當化侵略或防禦行為。最後,俄國其實為機會主義者,例如其在2008年喬治亞衝突,蒲亭即利用西方已經介入為由,藉機出兵喬治亞,並非原先已計畫干預喬治亞,而是把握機會採取行動。

 俄國多次利用「灰色地帶」,以回應西方越線行為;如2017年北約再度東擴,蒙特內哥羅欲成為北約第29個會員國,俄國表示蒙特內哥羅做出「有敵意的選擇」,並不諱言可能報復。而有消息指出,至少2名俄國情報人員,曾介入攻占蒙特內哥羅國會,與企圖暗殺總理的陰謀中。

 另一個俄國使用灰色地帶戰術的例子,2007年,愛沙尼亞政府決定將首都塔林的蘇聯時期軍事紀念銅像,移至軍事墳場存放,結果引發俄國大為不滿,宣布中斷運輸要道、切斷天然氣供應等。於此同時,愛沙尼亞忽然遭受大規模網路攻擊,俄國被懷疑為幕後黑手。從愛沙尼亞個案來看,遷移銅像被俄國解讀為:不將莫斯科「放在眼裡」,踩到俄國不被視為強權象徵的紅線;同時雙方齟齬升溫,還包含歷史的遺緒因素,而俄國始終未完全放棄蘇聯時期的影響範圍。

 三、俄國「沒有」升級行動個案

 俄國並非每次被觸及紅線,都會有所反應或升級行動,以2起個案為例。首先,2004年與2009年,大批前蘇聯國家在這2波潮流中,加入北約組織,包含2004年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斯洛伐克與斯洛維尼亞,2009年則有阿爾巴尼亞與克羅埃西亞。但俄國在這2波北約擴大的過程中,卻未大動作向北約或上述國家反擊。分析認為,這是因為俄國當時急於攏絡,包含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對莫斯科而言,更具政治與戰略意義的區域,因此無暇顧及。

 另一起例子,發生在2003年至2005年,喬治亞、烏克蘭與吉爾吉斯的顏色革命,當時美國等西方國家透過支持各國內部的代理人,帶動革命浪潮,引發俄國認為西方干預他國內政的批評。此處並非指俄國對西方動作沒有任何回應,而是與2013年至2014年,烏克蘭革命相較,俄國在顏色革命期間的行動十分「溫和」。

 然不管是2004年,或2014年的烏克蘭,對俄國而言,其歷史意義與軍事價值都沒有改變,可能的解釋就是,俄國領導階層對西方的態度,在10年中轉趨強硬,並體認到任何與西方合作或和解,對俄國都沒好處。除立場轉強外,在這10年,俄國軍事與經濟實力大幅提升,種種轉變都成為影響俄國是否升級行動層級原因。(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