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太空軍成立 衝擊飛彈防禦體系

 美國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近日報導,美國國防部正在思考,在太空軍成立後,未來如何調整現有飛彈防禦獲得體系,包含是否將目前由飛彈防禦局全權負責的飛彈防禦科研、測試與武獲項目,分配給陸、海、空三軍和新成立的太空軍。此一議題不僅在五角大廈內部引起討論,更受到國會的高度關注。許多專家憂心,若貿然肢解飛彈防禦局職掌,可能導致其喪失任務獨立性,甚至影響各項武器發展計畫。

 飛彈防禦局緣起於雷根總統時代「星戰計畫」之「科學和科技辦公室」(Sciences and Technology Office),專責整合美國各大學基礎科學研究與軍民先進實驗室能量,發展飛彈防禦系統。隨著冷戰結束與威脅環境改變,柯林頓總統於1993年將其改組為「彈道飛彈防禦組織」(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Organization),負責「戰區飛彈防禦」(TMD)系統等計畫。隨著中共、北韓、伊朗及多個敵對國家的彈道飛彈威脅日趨嚴重,小布希總統在2002年決定成立「飛彈防禦局」,統籌飛彈防禦相關項目的發展與獲得。

 由此可知,飛彈防禦局一直是美國國防部發展彈道飛彈攔截網的核心,該局掌握從「彈道飛彈追蹤」到「攔截系統」的所有飛彈防禦相關研發與獲得計畫,負責整合從國防先進研究計畫局到各軍種相關計畫的優先序列安排和資源分配。如此,各使用單位僅須專注作戰訓練任務,毋須顧慮複雜的研發與獲得問題,且能確保如「助升階段攔截」(ascent phase interception)等極機密發展計畫的有效保密。

 然而,隨著太空軍成立,遠距太空偵監等相關計畫必須移轉至這個新成立的機關,五角大廈甚至還將原本用於發展未來極音速武器偵測系統的「極音速與彈道飛行器追蹤太空感測器」(HBTSS)等相關預算,轉移至將於2022年移編太空軍的「太空發展局」所執行之「太空技術發展與原型試製」(STDP)計畫,導致國會質疑美軍無法獲得有效的太空偵測系統,以反制未來對美國威脅最大的極音速武器。

 由於俄羅斯和中共已先後宣布部署「先鋒」和「東風17型」極音速飛彈,而美國至今仍未完成可與之抗衡的武器系統,國會的憂心其來有自。美國國防部雖然已加快極音速武器及反極音速武器的研發,但現階段在威脅預警功能上,最為迫切的遠距太空偵測系統,卻仍付諸闕如,若繼續延宕發展時程,美國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喪失戰略嚇阻與飛彈防禦優勢。

 川普總統成立太空軍的目的,是希望統籌美國所有太空資源,確保未來太空優勢。但如同「911事件」後,美國國會要求全面檢討國土安全漏洞,並成立國土安全部,希望整合所有相關組織,建立滴水不漏的國土安全防護網,卻遭遇諸多組織窒礙問題,耗時十餘年仍無法解決。太空軍成立後,極有可能也會面對類似問題。顯然,掌握諸多太空偵測系統發展的飛彈防禦局,已成為第一波浮上檯面的問題。

 但飛彈防禦局與太空軍的任務屬性差異極大,前者在本質上屬於「建力」單位,後者則著重「用力」面向。飛彈防禦局目前負責資助高能物理、超高速運算、先進材料,以及諸多其他科學和工程領域的基礎研究,希望能奠定下一代武器發展所需之科技基礎,另一方面也將實驗室、研發測試機關、武器獲得產製等結合,以提供聯合作戰所需戰力。

 新成立的太空軍,雖仍在釐清其應有職掌,但顯然不會負責此項任務。陸、海、空三軍目前也難以承接飛彈防禦局在「新一代攔截系統」、海基「中途攔截系統」和太空飛彈預警等相關計畫的研發與武獲任務。因此,飛彈防禦局仍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功能性。但如何確保部分職掌移交太空軍之後,仍能提供該局充分的資源分配,恐將是美國國防部高層必將面對的挑戰。畢竟,在國防資源不斷萎縮的情況下,又遭遇「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重創全球及美國經濟,太空軍天文數字的國防預算需求,必然為所有單位帶來衝擊。

 綜言之,「預見潛存問題,是組織調整成功的第一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對軍事組織進行多次調整,多數都是經過縝密研討,甚至相當時日的編裝、準則驗證,盡可能找出潛存問題加以解決,方能確保轉型後的組織順利運作。即便如此,過程中往往仍須經歷克服組織文化障礙的陣痛期。飛彈防禦局是一個屬性極為特殊的機關,而太空軍又是一個在短期內成立且尚未經過充分驗證的新組織,未來必然要克服諸多制度面、組織面、文化面和技術面問題。五角大廈高層如何預見潛在問題並找出解決方案,勢將成為未來飛彈防禦體系成敗的關鍵考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