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造假瞞疫情 終至病入膏肓

 中共湖北省委書記應勇日前偕武漢地方官員,先後慰問因「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相關事件,被評為「烈士」的李文亮、劉智明與吳湧等家屬,並表示:「『烈士』是黨國授予為社會、人民英勇獻身公民的最高榮譽性稱號,李文亮不顧安危,堅守一線崗位,表現出醫者仁心的優秀品質,要發揚其先進事蹟,維護好『烈士』的光輝形象。」但對李文亮因發布肺炎病毒警訊而遭訓誡過程及後續究責等,則隻字未提。

 這3位「烈士」,劉智明是武漢武昌醫院院長,在指揮第一線醫護工作時,不幸遭感染去世;吳湧是武漢礄口區民警,中共官媒報導他在防疫封城期間,因過度勞累殉職,官方還追授「人民滿意公務員」稱號,要求展開學習活動。李文亮則是大陸最早一批揭發此次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曾被官媒批為「造謠八君子」,因此,中共對李的定義,絕不是因為他敢講真話,而是「希望」民眾得「維護好烈士形象」,更是「要脅」有心人士不要再做無謂追究,以免連累「烈士」家屬。

 綜觀3月下旬以來,北京當局已認定大陸疫況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並調整重點為「外防輸入、內防反彈」,這並非單就病毒而言,也劍指不利中共政權穩定的負面輿論。是以,中共因應「內外疫情與經濟形勢的重大變化」,實際上率先轉變的是宣傳策略。

 中共為轉移大陸民眾不滿官員隱瞞疫情、防疫不力的聲浪,起初「外宣」主軸,乃是針對「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中』勢力」所做的「誣衊作為」,進行全力反駁,甚至不惜睜眼說瞎話,稱病毒是由美軍在大陸散布。在大陸疫情整體趨緩,國際社會卻因病毒肆虐焦頭爛額之後,「外宣」轉向宣揚中共正以「卓越」防疫經驗協助各國抗疫,塑造領導維護國際公衛安全非中共莫屬的形象,以及論述探討病毒起源沒有意義;疫情全球蔓延,是因「部分國家」未能掌握中共「犧牲大陸人民」爭取來的寶貴時間。

 只不過,中共「外宣」工作雖已歷經轉折點,但我們發現,北京方面依然掩蓋事實真相、依然拒絕承認錯誤、依然箝制言論自由。在應勇「表揚烈士」同時,有位大陸女律師,因在微信發布《漢口殯儀館領骨灰家屬的長隊伍》文章,受到律師協會「行業處分決定書」違紀處分警告。若按中共官場一貫「缺什麼強調什麼」的邏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23日在疫情防控會議,要求各地不能為追求零確診瞞報漏報,正說明大陸官員「不報告、假報告」的情況依然普遍,不僅危害全球防疫作為,更證明中共毫無反省能力,只會文過飾非、轉移焦點。

 尤有甚者,在大陸疫情最烈時,以發表《剝光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一文,抨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聞名的「紅二代」任志強,直指中共扼殺言論自由阻礙防疫,遭當局「約談」,至今下落不明;同樣處境的,還有揭露武漢醫院驚人慘況畫面的公民方斌,律師出身親赴武漢直播報導疫情的陳秋實,以及追隨陳秋實前往武漢,「不願意吞炭為啞」的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另曾深切批判中共政權的學者許章潤、發起大陸「新公民運動」,試圖「勸退」習近平的前「人大代表」許志永等民主派人士,也仍繼續失聯。

 上述對中共專制政權弊病的「吹哨人」,是沒穿上醫師袍的「李文亮們」,我們關切他們的近況,如同關切大陸人民在疫情中的真實情況。無奈中共將疫情危機當作強化社會監控的契機,一方面打造習近平成為親自指揮抗疫的「偉大領導人」,另一方面在鼓勵復工同時,卻結合社會信用、街道管理系統的科技防疫通報手段,將自動化社會控制發揮到極致。

 中共加諸大陸社會的病情,至今未見好轉跡象,而當我們看到大陸網民,對武漢中心醫院醫師艾芬發表《發哨子的人》一文遭網管刪除後,反而積極透過數十種語言版本轉傳對抗的創意,顯示大陸公民社會因疫情而起的一線光明。對照中共「4月4日」為疫情逝世者舉行全境性哀悼活動,還在天安門「降半旗」,其日期所代表的「404」就是找不到網頁的代碼,正是中共最常控制消息的手段,也是對中共政權最大的諷刺。

 全球疫情方興未艾,大家都知道起因為何,儘管北京宣稱大陸疫情已近尾聲,但結束的不是句點,而是問號。中共或可只看自己想像中不可質疑的國際聲譽,但我們仍要籲其誠心反省,廣開言路,方能在面對「真病毒」之際,不至於戴著粗製濫造的「假口罩」,終至病入膏肓。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